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098章 专打步兵火箭弹

第1098章 专打步兵火箭弹

    谷口的战斗,对于磐石营来说,其实没有太大难度。

    残存不过2个小队的日军基本已经不成阵型,三三两两躲藏在岩壁下的岩石后,散布在上万平方米的区域内,几乎已经丧失了统一指挥。

    这其实已经算得上不错,最少他们在经历如此一轮恐怖的打击之后,还在反抗。就凭这一点,凌洪和磐石营官兵们也不敢小瞧他们。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甚至更愿意磨死他们,用数倍甚至十倍于他们的机枪火力和迫击炮将日军的勇气一点点消磨干净,最终再一举将其歼灭。那样,或许可以将磐石营的伤亡降到最低。

    已经牺牲了6名战士,受伤十几人,几乎是两个战斗班减员了。

    可是,他们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

    不是为了争战功,而是,凌洪知道,团座长官仅率领着三个步兵营在对步兵第40旅团残部进行包围。以最保守估计,没能进入峡谷的,也最少还有一半日军甚至更多。

    三个步兵营合计不过1500兵力,哪怕是以逸待劳,并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以及地形上诸多优势,但这,弥补不了兵力上的不足。三面包围,封锁线实在是太薄弱了。

    一旦让日寇缓过劲来,不说能和独立团及771团拼个鱼死网破吧!三个步兵营伤亡剧增绝对是有极大可能的。

    小鬼子,可不光是意志上是死硬死硬的,再如何痛恨他们,凌洪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军事素养和战斗能力也绝对是中国战场上最顶尖的。

    谷顶山梁上的771团1营2营已经打出信号弹,根据战前布置,他们在迅速向几公里外的主战场机动,但那,亦需要最少30分钟才能投入战斗。

    而谷口战场,加上先前爆炸造成的影响以及十几分钟的战斗,已经浪费了最少20分钟,再花费30分钟左右全营强行军5公里到达战场,给全营10分钟修整时间,就是一个小时。也就是说,想在1个小时10分钟左右的时间将全营投入战斗,留给磐石营解决这两个小队鬼子的时间,最多,只有10分钟。

    战争,那有不付出牺牲就想获得胜利的?自己一个不死却把敌人杀得人仰马翻,那只是个美丽的童话。

    想获取整个“曙光”战斗的胜利,必要的牺牲,是每个指挥官所必须承受的。

    所以,当火力班和火力排两种口径迫击炮将战场上龟缩在掩体后的鬼子再度覆盖了3分钟后,凌洪身边的勤务兵兼通信兵鼓足腮帮子,吹响了冲锋号。

    随着“滴滴哒”的冲锋号的声音,从三面阵地上,磐石营两个步兵连6个步兵排12个步兵班150余官兵跃出战壕,朝200多米外的日军冲锋。

    迫击炮的炮击没有停止,炮兵们只有等到己方步兵们冲锋到距离日军五十米左右才会停止炮击。

    所有轻机枪组都提着轻机枪随着步兵之后前进,他们负责提供火力支援,一旦步兵遭遇掩体后日军的打击,就该他们对其进行火力压制掩护步兵继续冲锋。

    而12挺重机枪依旧在阵地上,他们也在掩护步兵冲锋,地理位置最高的他们居高临下,对着任何他们觉得可能会对步兵造成打击的地点进行火力压制。每一个副射手也是观察手,不断的给射手提供试图反击日军的方位。

    天上还在不停掉炮弹,而且还有不过300米外12挺重机枪的扫射,日军残存的几挺轻机枪几乎都没有发挥出威力。连续两挺轻机枪不过才打了一梭子子弹,将冲锋过来的磐石营官兵打得匍匐隐蔽,马上,就有最少两挺重机枪光顾他们,将他们重新打回岩石后方。

    然后,连续五发迫击炮炮弹落在岩石周围,直到把射手连同机枪炸成碎片。

    至于步兵,不得不说,日军单兵的枪法很准,虽然是弓着腰并没有发全力冲锋,采用三三制阵型的磐石营的160多号步兵之间的距离拉得也足够开,但,在前进的100多米的路程中,依旧倒下了十几个。

    那都是日军步兵的成果。

    可是,没有人停下脚步,倒下的战士,自然有紧跟其后的营部的卫生兵进行抢救,他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冲到距离日军50米甚至更近的距离。

    独立团一个步兵班14人,步兵7人,军士班长、班副、精准射手3人,机枪组2人,火箭筒组2人。军士班长率2名老兵做为三三制第一个三人箭头在最前方,班副率两名士兵在右侧方,另外三名士兵组成的三人组在左侧方,一个九人制三角形既保证了进攻还能卫护整个队形的左右两翼。

    精准射手则在三角形阵型的最中心,由所有人保护,他的作用,就是用其精准的枪法,解决对步兵班威胁最大的敌人。而机枪组和火箭筒组做为班级支援火力随着步兵后方20米前进,他们不仅要用火力压制敌人的火力点,还可以在150米的射程摧毁敌人的工事。

    第一次应用于实战的火箭筒兵们打狂奔中的坦克可能还差点儿,但若是打固定目标,他们花费半年的刻苦训练可就显出效果了。更何况,这一次,他们只要将火箭弹别射错方向就行了。

    当付出了高达十几人的死伤冲进了150米的范围,紧紧跟随步兵前进的火箭筒小组纷纷向藏在掩体后时不时冒出头打冷枪的顽固日军射出了火箭弹。

    除了先前被派出打坦克的4个火箭筒小组因为没有火箭弹退出战斗,剩余的8个火箭筒小组射出了足足16枚火箭弹,直接将日军阵地上打成一片火海。

    独立团的火箭弹可是根据浪团座提供的创意设计成三种型号,一种是打击坚固工事所用的专门破甲弹,被派出去的四个火箭筒小组所携带的三枚皆是这种弹头。

    一种是专业杀伤人员用的钢珠火箭弹,这种火箭弹一般不会瞄准工事打,而是打向战壕或者工事上方,用延时引信爆炸方式,飞行大约150米左右爆炸,不用火箭弹的火药爆炸杀伤,而是用火箭弹所携带的数百颗钢珠。根据浪团座的提议,所有钢珠在粪水中都浸泡了一周以上,有不少在装进火箭弹里的时候早已锈迹斑斑。

    在做杀伤试验的时候,一枚火箭弹在秦岭深处的一个数目高达三十余条的狼群上方爆炸,当场炸死二十几条,余下十条四散而逃,而在三天过后,经过雇佣的十余个山中猎户追踪,找到九条狼尸。除了一条得以逃脱大难或者死在无人能见的地方,其余受伤的野狼全部死于钢珠造成的伤口感染。

    就连生命力顽强远超人类的野狼都躲不过火箭弹被污染钢珠造成的伤口感染,就更别提脆弱的人类了。

    这种钢珠弹,就连背负的火箭筒弹药手兼观察手都小心翼翼,生怕跑得太快因为震动把弹给引爆了,那,可不光是他要完蛋,方圆数十米之内所有的人都得倒霉。

    不过,这种钢珠弹绝对算不上最让熊真他们最得意的作品。让熊真最引以为傲的是,他率领整个科研团队花费了足足四个月,终于研制出了浪团座提供的另一个创意-----燃烧弹头。

    整个3.5公斤的弹体,除了战斗部里面1.5公斤重加了粘稠剂的汽油外,尚有1公斤重的油料推进剂,但熊真为了不浪费,竟然选择在推进剂油料中亦加入了粘稠剂以及和战斗部中汽油里一样的白磷和活泼碱性金属如:钙、钡等,白磷既是助燃剂又是有毒药物能加大杀伤力,而那些碱性金属则是为防止士兵用水来灭火的必须品,金属与水结合放出的氢气还能继续发生燃烧。

    可以说,这种在刘浪提出创意又由中国最高学府的天之骄子们所设计出的杀人利器就算是在水上,也能把目标烧成一堆灰。

    当然,仿造未来美国大兵们所使用的凝固汽油弹而设计出的燃烧型火箭弹最可怕的不是其能在任何地点燃烧,最可怕也是最核心的是那种胶质粘稠剂,这种粘稠剂一旦附着在人体上,除了你当机立断一刀削去皮肉,几乎是没办法摆脱。混杂着汽油的粘稠剂就像猪油膏一样,粘稠耐烧.如果人用手去拍打越拍火越大,如果在地上滚动灭火会弄得全身是火.而且一旦在人身上着火较多,边上的人要尽量远离着着火者,因为着火者的奋力挣扎很容易把燃烧油块甩到旁人身上形成二次杀伤效应。

    因为太残忍,所以熊真并没有拿生物做杀伤试验,而是对着郁郁葱葱的一片树林试射了两发,结果是十亩山林全毁,若不是事先准备了上千人的灭火队待命,在湿润的春天里绝对不会有山火发生的山林最少会被烧去两个山头。

    现在,躲起来还在顽抗的七八十个鬼子成了8枚钢珠火箭弹和8枚燃烧火箭弹第一次应用于实战的试验品。

    效果。。。。。。

    对于磐石营来说,自然是利好,但,也无比震惊。

    8枚钢珠弹在150米外近3米高的高空凌空爆炸,几乎是无死角的覆盖了不过400米宽的战场。

    不管你是躲在了石头背后,还是躲在天然的沟壑或是用石头用土堆的掩体后方,只要你的掩体上没盖盖子,几乎都在钢珠弹的杀伤范畴。

    匍匐卧倒以避免被自家钢珠火箭弹误伤的步兵们能清晰的听到100多米外传来的日军惨嚎。

    不过,这还只是开胃菜,当8枚燃烧型火箭弹在日军阵地上爆出8团耀眼的火焰三十秒后,眼前的那一幕,就连老兵们都忍不住浑身寒毛直竖,最少有十几个新兵的裤裆在那一刻,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