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479 淮中人事风云

479 淮中人事风云

    “队长,这时候去蔡国?”

    “嗯。”

    沙皮在给自己打绑腿,眼神相当的专注,很是郑重地交待手下:“今年元月不太平,商君、老公叔都有消息传过来,说是有人暗中集聚势力,意图背叛。”

    “那……淮中城治安谁负责?”

    “已经有了安排。”

    “是!”

    跟着沙皮的几个鳄人,职位虽然升了,但还是觉得留在淮中城管事比较轻松。

    每次出外勤,压力都超级大。

    以前无知的时候还好,现在每天都在高强度学习。以前只是学习文化知识还有军事技能,现在他们学习的东西,越来越杂越来越深。

    可他们要是不学习,首李手中没有信得过的人可以用。

    他们的出身,本就是早先跟“白沙”亲近友好的“沙野”。

    首李用人,首先考虑的,就是他们。

    这一点,鳄人也是清楚的。

    忠诚依旧,但是想要承担起这份忠诚,他们每天高强度的学习训练出勤,那种不可名状的紧迫感,使得他们没有足够的底气去面对李解。

    首李进步太快,他们也在进步,可进步跟不上首李。

    气氛有点压抑,沙皮目光冷冽,绑腿绑好之后,跺了跺脚:“首李受命于天,我们顺应天意!”

    “是!”

    过了几天,淮中城突然就比以往更热闹了一些,因为好些国际商人发现,淮中城的那个沙皮,似乎不再淮中城。

    这个变态刽子手对细作的威慑力极强,几次公开处刑,更是让人对其又恨又怕。

    知道沙皮不在,整个淮中城的天空,都要比以往看上去蓝一点。

    “那恶人终于走了。”

    “只是暂时离开。”

    “如此已是极好,已是极好啊。”

    淮中城中,不知道多少人对沙皮的离开感慨万千感动流涕。

    赚取利润的方式有很多种,但在李解治下,通过传统大贵族手段想要巧取豪夺,相当的困难。

    不管是在阴乡还是在逼阳国,由李解直接间接控制的地方,天条铁律成文落字,这让大贵族相当的难受。

    然而和以往不同,以往发生类似逼阳国通过掌控渠道攫取丰厚利益的时候,大贵族往往可以通过市场交易之外的手段来反制。

    外交恫吓、军事逼迫……统统都是盘外招。

    胜利者无需接受指责,因为愿意指责的人,基本都死了。

    第一次遭受前所未有的挫败,就在李解身上。

    保下逼阳国的意义之重大,对李解来说其实无所谓,但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打开了封闭房间的另外一扇门,它不是天窗,只能抬头仰望,而是一闪可以进出的门,进出从未体会过世界之门。

    逼阳国国君逼阳子妘豹之所以能够诚心诚意配合李解,根源和什么社稷、祭祀关系已经不太大,不管李解自己动不动,妘豹心知肚明,吴国猛男,挑战的是秩序。

    传统秩序。

    李解是第一个传统秩序之外,以暴力挑战老牌贵族成功的异类。

    有些不明真相的国家,会以为李解是吴王扶持起来的人形兵器,但逼阳子、郯庄子之流很清楚,李解不一样,超乎常理。

    正因为李解的格格不入,连带着他的走狗爪牙们,也变成了常人眼中的异类。

    最初的最初,并非没有李解的门下走狗想要融入吴国体制之中,可惜,任何一种尝试,都注定是自取其辱,自找苦吃。

    于是一切又回归到了最初的最初——首李说的对!

    出身“义胆营”的家伙,可能还体会不深,但越是像沙皮这种长于“百沙”之间的,越是明白,他们的前路、前程、未来,只有毫不动摇地抱住李解这条大腿,才有活路。

    淮中城那些杂七杂八的列国贵族、豪商,他们畏惧的,不是他沙皮,而是他沙皮的实力、权力。

    而他沙皮的实力、权力,从何而来?是“周天子”赏赐,还是吴威王的加封?他沙皮杀斗士于城下,靠的是自己的力量、才能,当世能杀斗士者,多如满天繁星,为什么偏偏是他沙皮出现在了这里?

    因为首李,首李发掘了他的才能,训练了他的力量,提供了他的舞台。

    跟诸侯治下之人接触得久了,才会明白,唯有吴国禽兽,才是依仗!

    ……

    沙皮离开淮中城的那几天,近似报复性的狂欢,让齐国商人很是大赚了一笔。

    整个淮中城的娱乐游戏气氛,似乎是被推到了顶点。

    只是很快,有人将会接任沙皮的职务,主管淮中城治安的消息,就传遍了淮中城内外。

    连一号码头上,做船渡买卖的船家,每天听得最多的,就是讨论是李解麾下哪条恶狗来继任沙皮。

    陌生感和未知,反而让人怀念起沙皮来。

    毕竟,沙皮的行事准则,已经有脉络可寻,刚适应了沙皮的节奏,突然就换一个人,这种不适应感,加上未知,让人自然而然地有了惶恐和不安全感。

    “听人和养殖场的人提起过,兴许是‘东南西北’其中之一。”

    “绝无可能!”

    “为何如此断定?”

    “‘东南西北’乃是李子麾下先锋,怎可能留守淮中?须知晓,新郑有流言传出,多言李子豪言‘五年平楚,以慰先王’。”

    “五年平楚——”

    “嘘!”

    “嗨……”

    淮水之畔的商道食肆内,有钱没钱的商人,都是拿此事当作谈资。

    任你什么传说,都比不上今年的利润来得重要。

    只是以往的灰色收入,增加还是减少,全看地方官吏的管理风格。

    严格地说,沙皮跟商人是不打交道的,根本就是两条平行线。但因为这年头商人往往充当间谍、细作,这才导致了沙皮反过来对列国商人有着极强的威慑力。

    于是乎,可能某个商队本身没问题,但因为牵扯到了间谍、细作,整个商队的运作,就卡死在了这里,因为淮中城要查案,你不敢不配合。

    之前沙皮弄死的燕国刺客,就牵扯到了卫国、燕国的商人,加上乞氏又出身齐国,连带着齐国商人也是夹着尾巴做人。

    哪怕是做皮肉生意的,也是尽可能地合法合规。

    要是在中原某个小国,哪个小国士人敢这样行事,早就死得不能再死。只可惜淮中城比较特殊,且不说打不打得过这个问题,就说淮中城本身,就是个庞大市场。

    商人是最敏感的,一个地方有没有消费能力,有没有利润,很快就能察觉到。

    再者,诸夏商人中,还有不少本身就是二道贩子,他们是本国国内卿士的白手套,可能借用国家力量,来赚取自己的商业利润。

    这一部分人,仅从外交政策上,就比平常人更早地发觉从淮中城能牟取多大的利益。

    从淮中城倒腾一个月的白沙麻布,比自产自销土布一年还要获利高,寻常商人,收到消息的时候,都已经是列国公卿士族吃了好几茬之后。

    大大小小的个人、组织商业行为,在赚取利润这件事情上,还是一致的。

    当然期间可能会掺杂某些为国尽忠为家献身的高尚情操,但总体而言,维持住淮中城的商业环境,也是国际商人的正常需求。

    在这个需求之上,有沙皮这个心理变态,也仅仅是添堵、恶心,忍……还是能忍受的。

    ……

    “想来李子用人,定还是在沙氏之辈,此族乃阴乡夫人之属,可谓心腹爪牙。”

    “我看未必。”

    “噢?君为吴人,莫非另有传言?”

    “闻延陵运奄氏投靠阴乡商氏,阴乡商氏之主,如今正筹措舟船,前来淮中城。”

    “运奄无忌?若是如此,岂非我等喜事?”

    “呵呵。”

    吴人听了顿时冷笑,他知道这些家伙在想什么,商无忌此人,说到底,还是老世族之后,跟“百沙”野人,根本不是一个圈子的。

    “百沙”野人拿李解的命令当天条,商无忌不是蠢笨野人,说不定会灵活一点,给予方便。

    有这种想法,很正常。

    只可惜,知道点传言的吴人,都不在这个事情上纠缠争辩,外国人爱怎么想,就让他们想去吧。

    不过商无忌要来淮中城主持治安之事,没几天,就传得沸沸扬扬。

    在淮中城的吴人们,并没有多么高兴,反而各地豪门,都是关起门来,琢磨其中的利弊。

    “以诸君所见,商无忌此来淮中,当真只是接手沙皮之责?”

    “姑苏争斗不息,江阴邑已经停滞扩建,乡野村道,已不见力夫上工。倒是船坞、水寨,又增加不少。”

    “不久之前,江阴子号令江湖,悬赏燕国北海氏虎蛟,这又是为何?当真是为公子巳报仇?”

    “诸事一并而论,皆有共理。”

    “何理?”

    一人郑重道:“争斗不休。”

    众人细细议论起来,然后反推李解发迹之时到现在,几乎就没有什么安安稳稳的建设期。

    如果把李解的势力,看作一个整体,那么,李解就是一直在兼并、扩张,从未有过停歇的时候。

    不论冬夏春秋,从未停滞过。

    现在,已经是李解出道以来,最安分守己的时刻,但即便如此,“江湖追杀令”一出,列国不知道多少游侠儿在跃跃欲试,想要取北海虎蛟项上人头。

    甚至在燕国内部,那些落魄的武士家庭,当家人也在偷偷磨剑,以求匹夫一刺的时刻。

    舍去自己性命,换取北海虎蛟的项上人头,然后,从李解处拿到三千金的悬赏!

    没人觉得这是异想天开,因为“李解重信”……世人皆知!

    说是三千金,就是三千金!

    悬赏只是小事,哪怕燕国震怒,也只是跟李解或者吴国打嘴炮,这种隔空嘴炮,又有什么意义?

    但是悬赏北海虎蛟,却是李解名声震动南北的大事件!

    伸出诸夏郑国腹心的李解,这一次,是真正的做到了名动天下。

    而成本,不过是三千金,仅此而已。

    名声的扩张,同样是一种扩张。

    唯有正在内斗的吴国老世族自己,才会明白李解现在的状态,是多么的让他们羡慕。

    外人知道个屁!

    “江阴子悬赏北海虎蛟一事,太叔卯大为称赞,大王亦是欣喜。月底,郯庄子入姑苏,献土一事,已经稳妥。”

    “只怕倒是不费一兵一卒,江淮又当震动。”

    “淮中城……乃‘淮水伯’之淮中城啊。”

    关于李解被封“淮水伯”一事,姑苏权贵都很清楚,也没有谁去阻扰,反而都在推波助澜。

    毕竟“淮水伯”一事敲定,等于说就是吴国开疆拓土,他们往后行走淮水两岸,就算吴国本土力有不逮,但有“淮水伯”李解照顾,总有安全保障。

    再者,在外行走的吴国商人,对淮水两岸的建设,也是看在眼里的。

    淮中城比姑苏,除了规模底蕴,其余的,并不差什么。

    只是本地不见国人,上层不见贵种,仅此而已。

    “五年平楚……江阴子扬名北国,今年若是动武,云从者必定比比皆是!”

    “若如此,淮中城规模之大,实属罕见。”

    “商无忌身负重责,只怕……”一人脸色变得相当难看,“只怕,商无忌相较沙皮,有过之而无不及。”

    规矩定下来之后,要让人遵守,肯定有适应期。

    沙皮那一套,揣摩起来很简单,要迂回也没有什么难度。

    但面对商无忌,作为老乡同行,吴人反而更加忌惮,商人的把戏、套路,别人会的,商无忌都会。

    而在此之上,商无忌还是商姬之兄,这一层关系,让商无忌行事,绝非是简单的商人作风。

    “可要先行拜会商无忌?”

    “是否阴乡商氏执掌淮中治安,还未可知……”

    “若是商无忌执掌诸事,必有大王封赏!”

    “嗯?!”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反应过来,和沙皮是李解的狗不同,商无忌这种身份,定然还会要一个吴国体制的包装。

    而打包的人,一定是姑苏的大王。

    新王姬虒在封李解为“淮水伯”的时候,又怎么可能少了“淮水伯”的左膀右臂们?

    毕竟,都有“拥立之功”啊。

    想到这里,一人顿时道:“只要知晓大王封赏内情,便知淮中城变化!”

    “不错!”

    有了这个判断之后,很多操作反而简单起来。

    “即刻返回姑苏,打探宫中消息!”

    “如今王宫内侍之首,乃是大常侍常杰,此君为先王提拔,假大常侍一职。位高权重,颇受太叔卯欣赏。”

    在吴人老世族看来,常杰对新王的忠诚,是不必多想的,因为先王在世时,他只是假大常侍。

    但现在,新王不但没有把他一脚踢开,反而让他坐实了大常侍的位置,又怎可能不感激涕零?

    想到这里,在淮中城的吴人老世族,都是纷纷行动,返转姑苏,以求迂回探听淮中城的人事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