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478 妫田入燕

478 妫田入燕

    江湖儿女,义气为先!

    反正就是那么一说,人给钱的。

    “啧啧,江阴子悬赏一国卿士之人头,倘若换成秦晋齐鲁,岂能善罢甘休?燕国当真别致,郡都之间,多是游侠踊跃。闻所未闻,闻所未闻呐!哈哈哈哈……”

    易水之畔,齐燕商道上,多有乡市逆旅存在,北地的建筑,和中原还是有些不同。周郑之间常见的宽敞院房,在燕国境内,除了各都有一些,其余都是少见。

    常年跟蛮夷斗争的缘故,使得基层的房屋建筑,更像是一座座堡垒。

    每一座夯土石木垒砌的堡垒,少则百几十人,多则千把人居住其中。在关键的交通要道上,十几二十个堡垒群,就组成了一个地方的基本防御体系。

    这些燕国郡都之下的乡市,除了承担正常的军事任务之外,日常的市场贸易、农业生产、手工业加工,也有一定的规模。

    堡垒群的周围,往往就是农田,只是土地相当贫瘠,往来商队,鲜有在本地采购粮食的。

    燕国长期就是一个吃国际救济的,粮食自给率相当差,对周边国家的粮食依赖极高,每年通过转口贸易,从中赚取利差,才能从国外套利粮食。

    这也逼迫燕国在针对蛮夷的战争中,远比晋国做得更绝。

    不绝,自己就撑不住。

    在李专员看来,这就是典型的死道友不死贫道。

    不过随着吴国这个非主流国家的爆发,倒是让整个国际社会太平了几年,借着这股东风,燕国很是积攒了几年粮食,几十代国君,就这两代国君是小日子过得最舒服的。

    普通人家可以舒服,国君要是舒服了,屁事儿就多。

    长公子甲出奔外国这件事情,与其说是剩余诸子的算计,倒不如说是国君自己推波助澜。

    国君寻思着儿子大了,有人凑在儿子身边各种蛊惑,会不会想着赶老子下台然后自己上位?

    这么一想,公子甲就滚了。

    当然了明面上来说,公子甲是外出游历,是进行国际考察和学习。私底下嘛,就说是燕侯特喜欢某个儿子,具体是哪个儿子呢,指向了季公子申。

    本质问题,对正在淮中城打工的姬甲来说,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

    随着李解发出江湖追杀令,消息传到易水之畔之后,乡市堡垒之间的客舍逆旅中,国际商人都是坐下来闲聊,大体上就是看燕国的笑话。

    在商人眼中,一个国家的卿士被人悬赏,这不仅仅是热闹,更是商机。

    北海氏要是嗝屁,不知道有多少产业会被瓜分,其中自然会有不少优质资产被贱价出售。

    而齐鲁之间的豪商,现在就是准备从中牟利。

    “豢养死士……啧啧,北海氏还真是胆大妄为。不过……贱私以为,北海氏或许还能撑上一阵,这蓟都乞氏,只怕是要先走一步。”

    “这乞氏,可是‘百濮’蛮族?”

    “非是荆蛮乞姓,乃是齐国后裔。”

    “乞氏也身陷其中?”

    “诸君莫非不知?淮中皮严刑拷打行刺公子甲之徒,终于拷问出幕后之人。”

    “行刺公子甲之人,莫非也是死士?”

    “……”

    此人傻傻地问了这么一句,然后自己也觉得尴尬,顿时悻悻然地闭了嘴,冲四周讪笑了一番。

    “虽非死士,却跟死士千丝万缕。”

    一人手指在案几上点了点,低头压低了声音道:“吴解于新郑几经探查,发觉其中干系,这才深入追查,查到北海氏头上。”

    “嘶……北海虎蛟乃燕国栋梁,怎会这般不智?”

    “呵。”

    有人轻蔑地笑了一声,“如今北海虎蛟自缚于易都,燕侯如何处置,还未可知。”

    “不过……听闻北海氏已有人携私潜逃,只怕北海虎蛟凶多吉少。”

    “季公子乃北海氏亲眷,定会相助。”

    “其虽少时聪敏,终究年少,又有甚么办法。”

    “也是……”

    没人觉得公子申有办法解决北海氏的危局,此时就算有人愿意想要拉一把北海氏,也不会公开出手。

    死士这个问题,就是禁区。

    别说国君忌惮,就是一家人之间,也会吓得背皮发麻。

    而且还是能够刺杀霸主吴国储君的死士,而且还成功了!

    燕国高层现在最急切的,就是要清理北海氏,甚至可以说是清洗,把所有的风险都一扫光。

    否则,真的是寝食难安。

    易水之畔的商道逆旅中,以齐国人为主,其中有一支鞍邑来的商人,却是沉默寡言,很少像临淄商人那么健谈。

    偶尔有人说话,口音也是怪怪的,完全不像齐国人。

    “上士,这次燕国,只怕要内乱。”

    “注意称呼!”

    “嗨!”

    之前开口说话之人,立刻红着脸低头道,“属下愚蠢,还望君子勿怪。”

    长须美髯之人微微点头,这才压低了声音:“若是凡俗之流针对北海氏,燕国未必混乱。然则吴解指名道姓,便是要北海虎蛟项上人头,那么,北海氏必亡,北海虎蛟必死。此次,我等先行引北海氏各支渡河,只要南渡河水……”

    此人手掌成拳,很是自信地笑道:“人财皆得!”

    “嗨!”

    手下们也是相当的兴奋,只要黑了北海氏的资源,他们也就能跟着家主前往临淄。

    鞍邑这个小地方,怎么可能是家主的舞台?

    “想我陈田狼狈外出,几经辗转,终有立足之地。承蒙诸君扶持,方有寸功。诸君不负田,田亦不负诸君!”

    言辞诚恳,眼神郑重,给手下们都倒了一碗热腾腾的羊汤,陈田端起碗,眼眶通红,很是感怀的样子:“田……惭愧,以羊羹代酒。他日得入临淄,必有老酒分享!”

    “君子。”

    “君子。”

    几人都是压抑着声音,怀揣着激荡,然后拿起汤碗,干了碗中热乎乎的羊汤。

    “呼……”

    “痛快!”

    坐远处的商人都觉得这帮人像是神经病,莫名其妙就在那里顿顿顿顿羊汤,不烫嘴吗?刚上桌的羊汤啊。

    神经病。

    然而长须美髯的陈田是真的激动,当初逃出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彻底完了。没想到靠着七拐八拐去了泰山,在遂国混了几天饭,就被一个鞍邑富婆盯上了。

    没办法,陈田这款外貌,很对鞍邑富婆的胃口,在遂国的时候,陈田就被这富婆纠缠的几欲崩溃。

    要不是身上的钱都要精打细算,他原本想着直接奔淄水去的。

    然后又打听到了一个消息,齐侯准备干莱国,并且把吴国在本地区的影响力清除干净。

    所以想要出仕齐国,你就得掏钱。

    齐侯短期内准备筹措一大笔钱,官爵都是荣誉性质的,实质性的官爵,则是封存了一样,短期内不再补缺。

    也就是说,齐侯动手就在最近,最快冰雪消融就开打,慢一点,桃花开的时候,也该战火纷飞了。

    这让陈田很难受,他要是能撑到那个时侯,还需要这么努力?

    时势变幻,实在是赶上了。

    没办法,流离在外,还带着几个忠心小弟,陈田不想着自己,也得想着小弟的未来人生?

    然后一咬牙,陈田就去了鞍邑,敲开了富婆的门,很悲壮地跟富婆说:亲爱的,我不想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