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472 无心插柳柳成荫

472 无心插柳柳成荫

    新蔡,蔡国“摄政”蔡美收到了一封信,铜管蜡封的密件,由李解的亲卫鳄人送至当面。

    看着身高比他这个糟老头儿还要矮的鳄人,蔡美并没有以貌取人,来者其貌不扬,但能够成为鳄人,必定是经历过了李解最严苛的考核选拔,而且经历过了重重危险,才能站稳脚跟。

    “老夫修书一封,少待你转呈上将军。”

    “是!”

    言罢,这鳄人一言不发,便找了个椅子,自己坐在上面闭目小憩一会儿,赶路的疲惫,让他需要休息。

    而蔡美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写好这封信,因为还要略作调查,新蔡的状况虽然大体上稳定下来,但时不时还会有人煽动叛乱,过年七十七的蔡美精力上已经有点不济,再让他分心蔡国之外,实在是强人所难。

    不过,蔡美还是想好了怎么回复李解的这封信。

    与此同时,在白邑主持民生工作的妘豹,已经派出了一个中队的“白沙勇夫”,扮作本地游侠,混入前往颍水淮水的商队之中。

    ……

    淮中城,守将沙皮连夜布置了一个任务,抽调了二十个鳄人,暗中保护燕国公子甲周围。

    “队长,有人会行刺公子甲?”

    “首李说可能会有。”

    冬夜的淮中城不敢说灯火通明,但光亮还是有的,煤炉的大量使用,使得很多生活习惯都在改变。

    入淮的齐国商人,已经根据淮中城的特殊生活节奏,在晚上也开始营业。

    而且齐国商人发现,淮中城居然并不宵禁,即便有,也只是控制在一部分区域内。

    城市的主要生活设施,分成了城内城外两个区域,在原有的城防基础上,并没有按照传统那样进行大肆扩建。

    在齐国商人看来,城外那广大的一片地区,要是遭受大灾,损失绝对不会小,但淮中城的实际主人李解,似乎并不是很看重这种危险。

    夜里巡视的鳄人都裹着披风,披风都带着兜帽,围巾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每次说话,都有重重的白气冒出来。

    淮水两岸,有的地方已经下了雪,淮县便是下了雪,有没有遭灾,并不知道,不过淮县好些大户,都选择前来淮中城过冬,也就是这半个月的事情。

    “这几日前来淮中的外国人,确实多了不少。”

    戴着手套,也不觉得太冷的沙皮看着四周的制式屋舍,屋舍毫无特色,横平竖直四四方方,屋檐带着斜面,几乎都是一个角度的。

    西城外挨着大道的两侧,新修的屋舍有不少改制成了官方逆旅、客舍,也有外国人租赁下来自行经营,什么国家的都有,凑在了一起,倒也是方便淮中城管理。

    城内禁制携带刀剑兵器行走,城外则是半开放,过渡区域就是在这片外国人扎堆的客舍、逆旅中。

    “公子甲的护卫,还算厉害,首李又批了那个什么公孙不少兵器,连甲具都有,就算有人行刺,也不至于成功吧。”

    “你懂什么?!”

    听属下这么一说,沙皮瞪了他一眼,“我们做事,是看老天保佑的吗?!”

    “是!”

    那鳄人也是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极蠢,给自己抽了一个耳光,以示惩戒。

    “轮番盯着,这一次,要是有刺客,就拿下活口!”

    “是!”

    有些事情,沙皮也没有跟手下们细说,比如说李解在新郑,也已经遭受了一波刺杀。同时李解还派出了贾贵,显然是要查探消息。

    没有蛛丝马迹显露出来,沙皮相信自家老大,又怎么可能下达这样的命令?

    摆明了自家老大现在特别不爽,而且憋了一肚子的火。

    沙皮猜得很准,李专员现在就是超级无敌不爽,被人算计的感觉,对他这种脱了缰的野狗来说,那是浑身难受!

    “别让老子揪出来是哪家老阴逼。”

    目前李专员综合情报和直觉来看,跟燕国是真有关系。

    当初随口扯淡是邢国人干的,没想到还真有点“一语成谶”的感觉。

    “吴水这帮王八蛋,还真是执着,不过执着了好啊,笨人笨办法,聪明人的障眼法,只能骗一时,又能骗得了一世?”

    任你各种遮天蔽日,只要还存活于世上,只要还是社会人,只要还有社会关系,那么组团干了某件事情,总不会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

    有人组织了针对公子巳的刺杀,不管是算计还是具体实施的人或组织,总会有人证物证留下来,而吴水这帮精神已经扭曲,偏执到极点的野兽们,就能顺着蛛丝马迹,逐渐嗅探到幕后黑手。

    除非,有人真的大能到可以把一切都抹去。

    可真要有这样的能耐,还需要阴谋诡计?

    李专员猜测,开春前后,吴水他们应该就能有实质性的进展,如果玩黑活儿的贱人的的确确就在燕国的话。

    “夫君为何执着公子巳行刺一事?”

    问这句话的时候,嬴莹是半点感觉都没有的,但在李专员看来,这就有点气氛尴尬了。

    毕竟,怎么看嬴莹也都算是公子巳的未婚妻吧。

    当然李专员也没说是为了给你正牌老公报仇,公子巳的死关他鸟事,关键在吴水他们身上。

    之前李专员就是随手打发,但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预计,那就不能简单来看。

    “吴水一行姑苏王宫宿卫,是我资助他们外出复仇的。”

    “……”

    这事儿嬴莹并不知道,实际上知道的人也不算多,当初吴水他们过来哭哭啼啼的时候,李专员是真的烦。

    不过烦归烦,场面活儿得有啊,他就是随口一说“邢国人干的”,然后又掏了一堆黄金,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这他娘的简直是恩大于天啊。

    而且当时吴水他们已经有家不能回的状态,人生一片灰暗,李专员的表现,简直就是一片阴霾之下的灿烂阳光,亮瞎狗眼到了极点。

    也是有了这么一个骚操作,李专员自己可能没觉得如何,但对入伙江阴邑的牲口们来说,老李这个老板……地道!

    像蔡美、蔡夕、云轸甪等等,每每关起门来教育家族子弟的时候,都会拿这么一个事情来说。

    总之,老李这个人,出身是差了点,也没什么文化,性格也有缺陷,工作也不专心,成天就想着出国玩女人嫖遍天下,但是这牲口有人味儿啊,跟着他混口饭吃,不用担心动不动就死全家。

    事实证明,这些个老江湖的判断很精准,尤其是云轸氏,之前举族搬迁,还各种哭哭啼啼伤心欲绝。

    现在云轸氏内部已经定了一个小目标,老板说“五年平楚”,那咱们云轸氏,早晚打回云梦泽!

    几个在各自国内原本被边缘化的人物家族能有这样的感慨,身为同样被边缘化工具人的夜月公主嬴莹,自然也是深有感触。

    当听说外出复仇的姑苏王宫宿卫,居然是老公掏钱资助的,嬴莹当时就湿了,感动得擦着眼泪,然后跟李专员来了一发超级无敌感动炮。

    爽完了之后,嬴莹才依偎在老李怀中,好奇地询问:“夫君出身草莽,为何待吴水等人以至诚?”

    老子压根没想那么多好不好?!

    李专员内心虽然这么吐槽着,嘴上却是要装逼:“今我以‘国士’待之,彼辈必以‘国士’报之。”

    原本已经累了的夜月公主,顿时又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