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252 有点奇怪

252 有点奇怪

    义士调动的速度极快,整队效率更是超乎妫田的想象。

    前军就是义士和临时义士组成的,总计五千人,共五个大队。队伍编组,有着很明显的吴国特色,至少在妫田看来,这支部队跟吴甲区别不大。

    都是十进制的。

    十人为小队,十个小队就是一个中队,十个中队就是一个大队。

    吴国部队中,百人就是一个彻行,等同一个中队。

    只是妫田并不清楚,李县长这么干,只是为了方便。

    设置伍长啥的,不符合李县长的个人习惯。

    一开始,义士只是普通行军,速度并不快,加上道路也并不好,也没看出来有什么超凡的地方。

    但是许久之后,陆续有斥候来了走来了走,行军速度明显加快。

    “天气炎热,如此进军迅疾,士卒焉能承受?”

    没多久,妫田一行人都有点怀疑人生了,因为气温真的有点受不了,但义士主力部队还是在前进,哪怕是义从,虽有掉队,但很快就有车辆跟上,缓和一段道路之后,立刻又能跟上。

    时间并不长,期间陆续进行了两次补水,等到又一批斥候到来之后,大部队的行军速度明显降低。

    “骑传。”

    妫田感觉,这是最后一批斥候,因为这些斥候回来之后,就没有再出去,而是转到后军休息。

    马匹休息的时候,骑士不停地给它们按摩,然后让马匹进食补水。

    这一系列的操作,根本不需要命令,很理所当然的样子,看得妫田目瞪口呆。

    他在逼阳城呆过,但当时根本没办法近距离观察李解手下的主力部队。

    此时,他顿时有些惊恐,江阴子麾下有如此令行禁止的强军,吴王勾陈到底是怎么把他收服的?

    还有,姑苏王师到底强到什么程度,才能让这样的强军,在外面随便浪?

    咕噜。

    情不自禁咽了一下口水,摸了摸脖子,真好,还在。

    “呼……”

    前军之中,义士们都在恢复体力,炊烟是没有的,就地进食。军粮很特殊,似乎是用某种叶子包裹起来的东西。

    “这是何物?”

    “苇叶?”

    抖开了一片芦苇,闻了闻,食物居然没有馊。

    “咸。”

    妫田的亲随尝了一口,然后冲他点点托,“中士,内有腌肉……或有豆米……”

    亲随又尝了一口,的确没有馊。

    再尝了一口,天气这么热居然没有馊?

    继续尝了一口,为什么没有馊?

    最后舔了舔手指,问分发军粮的伙夫再要了一个,必须搞明白,为什么它没有馊!

    李解吃的东西跟士兵没有两样,一边吃粽子一边喝水,然后拿起望远镜看了看远处的建筑群,姑且称之为建筑群,这里是颍水入淮口附近的“驿站”。

    追溯起来,那都是周天子威压天下时候的事情了。

    后来陆续蔡国、楚国、番国、胡国都保养过,但基本都是废弃,最终是民间商人在自发维护。

    有好有坏,好处是这里几乎就是算无主之地,谁占了算谁的;坏处也是这里算无主之地,先占后占都不作数,产权不明确啊。

    这鬼地方,在吴楚大战的时候,陆续被抢夺四十多回,不同的部队人数不同,过境抢劫的程度也不同。

    但不管怎么说,破败是破败了的。

    只是基础建筑还在,依然适合进驻。

    “的确蔡国部队不在这里,既然说是在北面跟谁对峙,估计部队数量不小,最近一支,披坚执锐就有五百左右,大部队应该在五千以上。”

    李县长是这么估计的,正常来说,就应该这样。

    像蔡国这样的弱鸡,主力部队如果一万,后勤怎么地也得两三万甚至四五万。

    就算发动突袭,这陆陆续续的,也得翻倍吧。

    “首李,蔡人截断南北,或许主力正要渡过颍水?”

    “有这个道理。”

    李解同意嬴剑的看法,只不过,总觉得哪里乖乖的。

    就算要先易后难,也不至于往“无人区”撒欢吧,圈地容易守住难啊。

    吴国这么牛逼,江北大片土地都是地方自治,不是不想统治,实在是不方便,各种东西都是要大量且长期投入的。

    老妖怪要是大力经营江北地区,那这辈子啥也不用干了,叫啥大吴国际啊,叫大吴地产。

    一个小小的逼阳国搞大建,李县长也是玩了“障眼法”,各种偷鸡,各种坑蒙拐骗偷,这才用“免费”劳力,把逼阳国的“二环”给搞了起来。

    从资质上来说,逼阳国现在比曹国有前途的多,当然前提是逼阳国能活下来。

    “首李是在担心何事?”

    “剑,你说蔡国人,现在应该是在分兵吧。”

    “不错,兵贵神速,战机于我军是稍纵即逝,于蔡国而言,亦是如此。一旦楚人休整完毕,淮水以北,蔡人便不敢恣意妄为。”

    云轸甪的主力部队并没有受损,只是被李县长那二三十里长的船队给吓住了。

    不跑不行啊,二三十里长的船队,那是什么概念,根本不是一个小小的州来城可以抵挡的。

    而且楚国人对于江汉之外的地盘,重视度有侧重,长期都是北方为主,东方为辅。

    毕竟,中原人口质量更高,军队数量更多,地区大国也更多。

    当然这种战略判断是有波动的,长期来看没问题,但中间肯定出现了小插曲,吴国一把干过来,菊部地区就大出血……

    现在云轸甪的判断,就是吴王勾陈临死之前想把楚国咬成重伤,当然他现在还不能肯定,不过在上报的军情中,对船队的描述又加强了不少。

    二三十里的船队,直接扩大了好几倍,变成“樯橹接连百里,不可估计”。

    总之一句话:请爸爸救我!

    只是楚国的通信效率也不高,地形复杂的缘故,所以楚国在对外防御上,对下面军事主官或者地方主官,都是比较放权的,这也导致楚国每隔几年就冒出来一个两个权臣或者军头。

    凡是能上位做楚王的,要么自己是狠角色,要么,老娘家里是狠角色,特别特别狠的那种狠角色。

    此时,云轸甪上报紧急军情的同时,也在蓼城重新休整,并且开始动员。

    除了征用“国人”之外,还大量掳掠野人,防御工事总得有人来做,“国人”显然是要当兵的,拿起武器跟吴人斗到底。

    野人就算了,野人就是工具人。

    云轸甪在抓紧时间修建防御工事,目的是防备李解,但实际上,也顺带把蔡国扩张范围,划了一条线。

    虽然这不是云轸甪的设想,但连带着就是有了这么一个额外效果。

    所以说,嬴剑判断蔡国的机会也是稍纵即逝,是没有问题的。

    在云轸甪把防御工事扩大范围之前,蔡国能抢多少地盘是多少。

    就算时候抢了的地盘还得吐出来,这就是讨价还价的事情,抢一万吐三千,血赚;抢一万吐八千,依然大赚。

    蔡国全国郡数,也就六七个,现在扩张出来的地盘,足够释放蔡国已经相对“拥挤”的人口,原先淮夷、胡国、番国的遗民,稍微管理一下,每年总能搜刮点东西。

    而国内贵族释放扩散出去之后,也能强加蔡国国君的威权,这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只不过,好事多磨啊。

    “这蔡国人有病吧,五百来号人,就这么守着陈国一百来号不到两百人?这卡口到底干嘛的?到底是不是防备楚国部队或者我军的啊。”

    李县长亲自视察“前线”的时候,总觉得这帮披坚执锐的蔡国部队,有点搞笑的样子。

    “看旗号,当是新蔡‘玄甲旅’,其旅帅……似乎是蔡国公族。”

    通过望远镜也观察了一下,嬴剑把望远镜还给了李解,“主公,蔡军虽是精锐,但人数稀少,区区五百人,当能轻易克之。”

    “老子压根不担心这个。”

    李县长拿起望远镜又看了看,“这关卡设置大量棚户,估计截留的,都是这条道上的商人,咱们得找个由头,把他们给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