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费尽唇舌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费尽唇舌

    对于柴哲威的犹豫摇摆、进退不定,游文芝早已无力吐槽。

    论实力,不仅眼下缺兵少将的关中地区以左屯卫为尊,即便是放在以往十六卫皆戍卫京畿之时,驻守玄武门这等战略要地的左屯卫依旧是一等一的强军,结果正是柴哲威这等犹犹豫豫顾惜利益的性格,导致左屯卫不但被左右武卫这等天下强军压制,连一墙之隔的右屯卫都爬到头上去。

    论家世,当年高祖皇帝晋阳起兵之后,其母平阳昭公主聚拢关中豪杰,发动司竹起兵,统领“娘子”建功立业,挑选精兵与秦王李世民会师于渭河北岸,共同攻破长安,功勋赫赫……

    然而时至今日,柴哲威却一再受到李二陛下之猜忌,若非托庇于其母当年之功勋,焉能使其驻守玄武门?

    性格决定成就啊……

    但是游文芝也明白,柴哲威再是不堪,亦是荆王李元景成就大事不得不倚重的助力,若是没有柴哲威率领左屯卫攻陷玄武门,以李元景为首的一干宗室非但不能染指皇位,甚至连关陇门阀都打不过。

    游文芝正欲上前劝说,便见到外头兵卒快步入内,低声道:“启禀大帅,荆王殿下辕门之外求见。”

    柴哲威一愣,终于站住脚步,双眉紧蹙,一时间未予回应。

    游文芝急忙上前,说道:“大帅眼下算得上是‘奇货可居’,无论哪一方欲成就大事,都离不开大帅的鼎立支持,故而先有赵国公夤夜造访,眼下又有荆王殿下亲自前来。不过正所谓货比三家,咱们还是应当追逐最大利益,再做抉择。”

    柴哲威瞥了游文芝一眼,冷哼一声:“荆王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使得你这般替他说话?”

    他的性格的确有问题,但却不傻。

    眼下优势最大的一方自然是关陇门阀,毕竟十万叛军已然进驻长安城内,阖城上下除去皇城之外已然尽皆在其控制之下,只需攻陷皇城便可废黜东宫,成就大事。

    而荆王李元景看似笼络了一部分宗室,但势力相去甚远。

    正常来说,自然应当投靠关陇门阀才最为稳妥,但游文芝自始至终都在其中替荆王争取,若说他没有收受荆王的好处,绝无可能。

    游文芝却是一脸正气,肃容道:“末将岂敢在大帅前程之上犯糊涂?无论如何,大帅还是应当见见荆王殿下,听听他怎么说,看他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权衡之后,再做决定。”

    柴哲威觉得有道理,便道:“也好,让他进来吧。”

    言罢,回到书案之后坐下。

    至于游文芝到底有没有收受荆王的好处,其实他并不太在意。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此等攸关帝国江山之紧要时刻,只要不是无视他柴哲威的利益一味的哄骗他去做出错误的抉择,受一些好处并不打紧。

    事实上,他柴哲威自己不也是待价而沽?

    人之常理,不必苛责……

    须臾,一身锦袍的李元景大步入内。

    柴哲威起身上前,躬身见礼:“末将见过荆王殿下。”

    “哈哈,咱们叔侄之间,何需这般客套?快快起身!”

    李元景一脸亲热慈爱,上前伸出双手将柴哲威搀扶起来。

    待到两人落座,柴哲威也不客套,开门见山:“殿下此番前来,可是有事吩咐?”

    李元景见到柴哲威这般直接,便颔首道:“正是如此。眼下时局紧迫,关陇叛军已然占据长安城,围攻皇城,一旦皇城失守,叛军当可直入太极宫,动摇社稷、倾覆江山!吾等乃忠臣良将,焉能坐视叛逆祸乱朝纲、动摇江山国本而视若无睹?本王已然联络宗室诸王,凑齐一支万余人的军队,欲从玄武门而入,匡扶社稷、拨乱反正,不知谯国公意下如何?”

    柴哲威啧啧嘴,心说你倒是说说有什么好处啊,这般直不楞登的开口就问我干不干,你让我怎么回答?

    游文芝在一旁察言观色,忙道:“启禀荆王殿下,实不相瞒,早些时候赵国公亦曾前来,恳请吾家大帅率军入城、攻破皇城,但是他的说法,却与殿下大为不同。”

    李元景惶然醒悟,明白这是长孙无忌给柴哲威许了愿,虽然暂且不知是什么,但自己必须拿出自己的诚意,才能打动长孙无忌。

    毕竟,关陇门阀眼下势大,自己的条件若是不能超出长孙无忌一大截,人家柴哲威凭什么跟着自己干?

    他早有腹案,只不过方才一时疏忽给忘记了,连忙说道:“此番帝国存亡、社稷飘零之际,吾等出兵辅助江山,乃是泼天之功!事成之后,谯国公当晋位宰辅、兵部尚书,功勋置顶,上柱国!”

    柴哲威怦然心动。

    如今的兵部尚书之职,因为房俊的存在而权势大增,直入中枢宰执天下,掌管天下兵马后勤,权势极大。且一旦成为宰辅,那便是帝国最有权势的几人之一,“宰执天下”之权势,谁能能够抗拒?

    更不用说“上柱国”乃是武勋之顶,非开疆拓土、覆灭敌国之战功不能授予……

    虽然李元景只是在这里画大饼,但即便是成就大事之后,自己麾下的左屯卫依旧是可以左右关中局势的力量,李元景又岂敢自食其言?

    不过柴哲威心中纠结一番,为难道:“东宫暴戾,非是国主之相,关陇直入京师动摇社稷,更是乱臣贼子。然则其目的只是废黜东宫,推晋王上位,这一点是极有可能得到陛下默许的,所以其成事之几率甚大。但殿下您却不同,您此番纵然扭转乾坤、拨乱反正,但若是想要更进一步……性质却截然不同。”

    话中之意并未挑明,但已经全无遮掩。

    说白了,人家长孙无忌只是废黜一个太子另立一个太子,这种行为是极有可能得到李二陛下默许的,毕竟李二陛下对太子不满、属意晋王为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天下皆知。

    可你荆王殿下若想更进一步,那就只能篡夺皇位……你这可是造反啊!

    “呵呵……”

    李元景冷笑一声,看着柴哲威,缓缓道:“怎么,谯国公当真以为长孙无忌敢于兴兵直入长安围攻皇城,乃是为了赌一赌陛下之心胸,最终可以默许他们之行为?”

    柴哲威不解:“难道不是?”

    “打错也错!”

    李元景声色俱厉:“你简直糊涂!长孙无忌那等阴人,城府深沉深谋远虑,岂能将关陇上下之性命尽皆托付于陛下之喜怒?他之所以敢这般恣无忌惮的纵兵入城,必然是有十足之把握,事成之后不会受到陛下暴怒之责罚!试问,何等情况之下,才能确认陛下一定不会责罚臣子擅自纵兵废黜东宫,将皇权视若无物?”

    柴哲威面色大变:“王爷是说……不会吧?!绝无可能!”

    李元景重重一拍桌案,怒声道:“怎么不可能?陛下必然已遭不测,否则就算借给长孙无忌一个胆子,他敢这么干?你只看辽东大军至今声息全无,只是一味的兼程赶路返回关中,便可窥一斑。”

    柴哲威整个人都懵了。

    陛下正值春秋鼎盛之时,龙精虎猛,却已然在辽东驾崩?

    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不过仔细想想,也的确有几分可能,否则长孙无忌岂敢这般僭越皇权,纵兵祸乱长安?

    李元景见到柴哲威意动,再接再厉道:“若陛下无恙,吾等击溃叛军,便是扶保社稷,乃是擎天保驾之功,他日陛下返回长安,自然对吾等论功行赏;若陛下当真遭遇不测……则本王乃陛下手足,兄终弟及,乃是礼法所许!”

    自殷商而始,“兄终弟及”与“父死子继”便作为王位承袭的原则一直存在,所以在“复古周礼”的舆论极盛之大唐,承袭殷商之制度,起码在法理上是没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