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立场坚定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立场坚定

    回鹘是铁勒诸部的一支,敕勒是最早在公元前三世纪为分布于北海以南的部落联合体。

    该部落群有狄历、敕勒、铁勒、丁零等各种名称,都是相同发音的音译,由于使用一种“车轮高大,辐数至多”的大车,又被称为高车。

    这些部落共有袁纥、薛延陀、契苾等十五部……

    及至隋唐,回纥逐渐强盛,开始不甘于臣服在突厥统治之下,遂联合仆固等部落反抗突厥汗国阿史那家族的统治。

    等到颉利可汗兵败阴山,突厥汗国被大唐覆灭,颉利可汗亦被大唐俘虏,残残部向西遁逃,托庇于西突厥可汗乙毗咄陆可汗阿史那欲谷。

    然而回纥因为地处西域,依旧处于西突厥控制之下,若想彻底摆脱突厥,那就只能借助大唐之力……

    于公于私,赤木海牙都偏向于大唐,或者说偏向于房俊。

    鞠文斗沉吟少顷,凝重道:“大唐开明富庶,早有一统天下之势。然如今阿史那贺鲁频繁出入交河城,显然与城内安西都护府官员相互勾结,其大军必然屯兵某处,窥机进犯交河城。吾等此刻彻底投向大唐,若越国公一战得胜还好,可若是不慎战败,唐军固然可以从容撤回玉门关,吾等之基业怕是都要沦入突厥人之手。”

    突厥人可不似大唐那般开明,他们杀戮成性、掠夺成瘾,对于叛徒之处罚极其严厉。

    固然赤木海牙是回纥人,但是激怒突厥人之后,下场势必凄惨无比。

    赤木海牙摇头道:“老夫是一介商贾,做了一辈子生意,最是明白风险与回报等同的道理。风险越大,回报越高,若是寻常时候就算吾等衷心投靠大唐,大唐难道就能将吾等视作上宾?尤其是越国公其人雄才大略,眼里不揉沙子,当初郭孝恪试图吞没酒坊,老夫可是作壁上观的……”

    说起这件事,他就后悔不跌。

    当初郭孝恪出任安西大都护,贪婪无度试图侵占房俊之酒坊,抢夺其酿酒秘方,他迫于压力未敢挺身而出,从此与房俊再无联系。

    可谁知道郭孝恪堂堂安西大都护败亡的那么快,而房俊不过一弱冠小儿,却能够青云直上?    权倾朝堂?

    世上没有后悔药?    如今再想修复与房俊之间的关系,凭借房俊的门路成为大唐在西域的代言人?    继续攫取丝路之利益?    那就只能拼上身家性命,给房俊送上一份大礼。

    鞠文斗颔首?    说道:“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大唐究竟能否守得住西域?    更在于突厥人趁着阿拉伯人入侵西域之际?    能否实现他们重夺西域之野心。”

    西域距离长安太远,从汉朝以来虽然每当中原帝国强盛之时都能够将其纳入统治,但这种统治的力度始终不够,使得西域本地胡族以及突厥、回纥、甚至铁勒诸部都周旋其中。

    一旦大唐不敌阿拉伯人?    甚至于被突厥从中横插一手?    最终不得不被迫撤回玉门关之东,那他们现在倾向于大唐无异于自掘坟墓。

    “呵呵,”

    赤木海牙跪坐在那里,笑了笑,瞅了一脸纠结的鞠文斗一眼?    而后看向窗外风雪肆虐的院子,幽幽说道:“那又如何?只要能够被越国公接纳?    咱们便可以堂而皇之的前往长安避难,大唐总不能将帮助他们的朋友置之不顾吧?只要去了长安?    不仅唐人之户籍确定无疑,且一定会被赏赐勋位……哪怕只是一个最低等的武骑尉?    那也是吾等胡人万贯家财所买不到的?    若是天可怜见?    能够得到越国公之举荐,或许能捞到一个骁骑尉也说不定。若是那般,咱们的儿孙后代都可以成为真正的唐人,子子孙孙受用无尽,再也不用在这荒凉贫瘠的西域拼命挣扎,而是在大唐肥沃温暖的城市里耕种读书!说不得,有朝一日子孙们亦能够学有所成,通过科举考试成为大唐的官员……”

    一双昏黄的老眼里,满是希冀的光芒。

    鞠文斗的呼吸也粗重起来。

    从古至今,汉胡有别。胡人自幼生长于塞外戈壁,追水草而居,常常自诩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笑傲不羁长风明月。然则实际上,苦寒的生活环境不仅使得胡人生育能力底下,幼童的存活力也极低。甚至于一场暴雪袭来,整个部族都死光,血嗣断绝。

    任何一个胡人,岂有不向往汉人之理?

    汉人居住在温暖的房舍之中,男耕女织生活稳定,一辈子都毋须颠沛流离追逐水草而活,即便遭遇灾难,亦有官府统筹救助,四方同胞倾力救援。

    在胡人看来,这简直就是梦中那最美好的幸福国度……

    尤其是如今大唐制霸天下、繁花锦绣,长安城人口熙攘、富庶繁华,每一个曾去过长安的胡人,谁不是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唐人,祖祖辈辈的生活在那座当世第一的雄城之中,享受着安稳富庶?

    赤木海牙去过长安多次,如今在这西域的冰天雪地之中畅想那中情景,只觉得似乎长安的空气都是甜的……

    鞠文斗默然不语。

    正如赤木海牙所言那般,哪一个胡人不曾奢望着能够成为一个汉人,生活在长安那样的城市当中?而且一旦得到大唐的支持,这广袤西域,谁还敢对他们呲牙咧嘴?

    整条丝路都会对他们开放,源源不断的财富接踵而至。

    但若想重新得到房俊的信任,就势必要出卖突厥人,甚至还有交河城中那些关陇子弟。

    不得不谨慎处之。

    他斟酌着说道:“吾亦倾向于此,只不过兹事体大,还需从长计议,切勿使得突厥人察觉才好。”

    赤木海牙笑道:“那是自然,老夫还想着送给越国公一份大礼呢,若是惊动了突厥人,那还有什么可以谋算?此事你尽可放心,老夫已然令家中子孙打点行装、收敛财货,这几日便将他们统统送去长安。老夫孑然一身,生死勿念,只拼着这把老骨头给儿孙后代挣一个前程。”

    他这般破釜沉舟,反倒将鞠文斗说得热血沸腾,登时觉得不能落于人后,赶紧说道:“这等事干系重大,岂能让前辈一个人奔走?在下不才,愿与前辈共同进退!”

    两人一个代表着回纥人,一个代表着曾经的高昌王族,身后都有着各自的利益,若是让赤木海牙在房俊面前表忠心得到信任进而倚重有加,从而将自己一番谋划落于人后,岂能甘心?

    赤木海牙欣然道:“早知大丞相义薄云天,果然不负老夫之信任。如此便约定行事,先将家中子孙送往长安,无后顾之忧,而后咱们一同前去求见越国公,挣一挣前程!”

    鞠文斗也不再犹豫,断然道:“如此甚好!”

    两人将杯中热茶饮尽,窗外北风呼啸,白雪飘飘。

    *****

    释氏河经屈茨、乌夷、禅善而入牢兰海。

    此河河道宽阔,河水不深,冬日结冰,河道被大雪覆盖,北边一道山梁挡住肆虐的北风,右屯卫便扎营于封冻的河道之上。

    房俊饮了一口热茶,起身站在营帐门前,眺望着西方不远处的扜泥城。

    汉武帝末年,楼兰王依附匈奴,多次截杀汉朝使者、商贾,武帝大怒,多次征伐。汉元帝初年,派遣乐监傅介子刺杀了忠于匈奴的楼兰王,立楼兰在汉的质子、前王之弟尉屠耆为王,将其国都由楼兰城迁至扜泥城,并更其国名为鄯善。

    这本是为了汉朝能够更好的控制楼兰而做出的举措,却阴差阳错之下,使得楼兰人更好的发展起来。因为孔雀河的改道,牢兰海(罗布泊)水量猥琐、日渐干涸,生存环境极度恶劣,至南北朝时期,原楼兰城的居民难以生存,纷纷弃城南移,汇聚于扜泥城。

    楼兰城开始荒废,终于淹没于漫漫黄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