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八十九章 难以辨认

第九百八十九章 难以辨认

    高阳公主见到长乐公主看她,便给了对方一个“安心”的眼神,低声说道:“姐姐放心,路上妹妹已经叮嘱过他们了,无论如何,断然不敢四处宣扬。”

    长乐公主以手扶额,极度无语。

    你这丫头到底想什么呐?!

    不过当两名太医来到近前,施礼之后跪坐下来等待给她把脉,她心里忽然没来由的一阵紧张,甚至有些慌乱。

    自己不过是没有注意山间晚上阴凉,故而染了风寒,本无甚大事。但是高阳公主的反应让她想到另外一种可能。

    算一算日子,房俊离开已经月余……

    不过如果那样到底是个什么症状,自己全无经验,万一……那可怎么办?

    心里一阵阵发慌,俏脸上便掩饰不住的露出慌乱来。

    高阳公主见到她这般神情,心中愈发笃定,伸出手来握着长乐公主纤手,安抚道:“姐姐莫怕,有妹妹在这儿呢。”

    她以为自己足够宽心,可以安抚长乐公主。

    孰料长乐公主“做贼心虚”,怕的就是在她面前被太医诊治出有什么不妥……

    两位太医跪坐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心里慌得一匹。

    果然,果然呐!

    这皇室贵女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你自己不守妇道风流潇洒也就罢了,可这种事岂不是将吾等太医放在火上烤?

    能够跟皇室贵女有私情的,那必定不是普通人,最次也得是个世家子弟。一旦那等伤风败俗的消息从他们太医口中传扬出去,皇家固然颜面尽失,他们这些太医也要面临报复,别想有个好下场。

    “杀人灭口”这种事,在太医身上发生的概率那是相当之大……

    长乐公主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将衣袖往上撸了一下,露出一截儿欺霜赛雪一般的皓腕,轻轻放在矮几上。

    高阳公主急忙从一旁拿来一个软枕,垫在长乐公主的玉手下。

    长乐公主报以微笑,只是笑容有些僵硬。

    其中一位太医抬起手来,伸出三指,压在长乐公主手腕横纹上方的“寸口”处,先以中指定好关部方位,再根据长乐公主的身高调整三个手指的疏密。

    若患者身材高大,布指宜疏;矮小者,布指宜密,小儿则用一指诊脉,不分三部……

    太医一手号脉,一手捋须,凝神思虑。

    脉象急促,犹若战鼓轰鸣,又如雨打芭蕉……

    太医心忖:果然如此,慌成这样……

    硬着头皮开口道:“还请殿下放缓心情,莫要紧张。”

    长乐公主挤出一抹笑容,深吸一口气,尝试舒缓紧张。

    一旁的高阳公主连忙绽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予以鼓励,口中还轻声道:“姐姐莫怕,有妹妹在,没事的。”

    长乐公主:“……”

    分明正是因为有你才有事的好吧?

    嘴上却什么也不能说,抿了抿嘴唇,镇定心绪,脉象终于稳定下来。

    那太医摁着脉搏号了半天,不敢做决定,收回手,看着旁边的太医道:“吾不敢断定,你来看看。”

    几人一听,顿时心思各异。

    长乐公主觉得一颗心快要跳出来,脸色有些发白,不会那么巧吧?

    高阳公主抿着嘴唇,心忖:哼哼,果然!

    另一位太医:娘咧!你自己死就行了,为何非得拉上老子?缺了大德了你个瓜怂……

    可心中再是诋毁,也只能上前,将手指搭在长乐公主的“寸口”上,凝神号脉。

    良久,方才收回手指。

    一旁的高阳公主上身微微前倾,秀美的眸子灼灼的盯着两位太医:“情况如何?”

    两位太医对视一眼,其中一位干咳一声,道:“殿下脉象比较复杂,且容臣等略作商议。”

    长乐公主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看了高阳公主一眼,正巧碰上高阳公主望过来的明亮眼神,赶紧偏过头,不敢对视。

    高阳公主略微蹙眉,却也没有为难两个太医,毕竟这种事要慎之又慎,万万不能出错……

    “来人,带两位太医去偏房。”

    “喏。”

    门口进来一个侍女,带着两个太医去了一侧的偏房,备好纸笔以供书写药方,之后又赶紧退下。

    一般太医在商议药方的时候,是不能有旁人在场的……

    侍女离开,两位太医动作一致的伸长脖子看了看门口,见到门外无人,这才齐齐松了口气,然后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半晌,其中一人才问道:“滑脉确定,但吾并无把握确认。”

    脉象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之状,是为“滑脉”,“滑脉”乃是喜脉,但并非所有的“滑脉”都是喜脉……

    另一人颔首道:“的确如此,妇女无病而见滑脉,可判断为妊娠。不过长乐殿下染了风寒,且体内燥热,热症明显。毕竟事关重大,万不可轻易断之,出了差错,你我人头落地不说,还要祸连家族。”

    所谓的“事关重大”所指为何,两人都心知肚明……

    两人互视一眼,齐齐叹了口气。

    若是放在平常,他们老早就下了诊断。太医院的太医不仅仅是医术高超,经验也很是丰富,似“滑脉”这等常见之脉象,断无犹豫纠结之理。只不过一旦确诊为“喜脉”,后果之严重,影响之恶劣,实在是令人不能承受。

    需知道,长乐公主已经和离,目前尚待字闺中……

    两人嘀嘀咕咕,将生平所学毫无保留的施展出来,不停的交流询问、相互辩证,好半晌,方才达成统一的意见。

    “滑脉之症固然明显,但是吾并不倾向于喜脉,毕竟殿下热症在里、风寒在表,这也是滑脉之症。”

    “同意。”

    两人商议许久,最终否决了“喜脉”之可能,只认为长乐公主是染了风寒,且有热症于内,心火旺盛,寒热交替、内外煎熬之下,方有如此之症状。

    开方治病自然是两人的看家本领,只不过因为先前怀疑是“喜脉”而将两人下的够呛,现在确诊下来,由其中一人执笔,飞快的写了一张药方,然后两人又研究一番,增增减减,终于确定。

    毕竟此次出诊乃是两人一起,有什么后果亦是两人一并承担,万万不敢大意。

    ……

    外间丹室之内。

    高阳公主与长乐公主相对而坐,一时无言,气氛很是有些尴尬。

    良久,高阳公主才握住长乐公主纤细的手掌,柔声道:“姐姐不必担心,此事妹妹早有预料,亦能够接受,只是委屈了姐姐。若是太医确诊,姐姐不妨直接前往江南,去华亭镇住上一些时日,游历江南风物,也好散散心。”

    她倒是能够接受长乐公主怀上自家郎君的子嗣,在这个“男尊女卑”的社会当中,再是风气开放,男子三妻四妾也是被允可的。

    只不过一旦长乐公主有孕,就必须对外封锁消息,否则一旦消息外泄,引起的反响实在是太大。尤为重要的是,被父皇得知此事之后,怕是绝不能轻饶了郎君……

    去往江南就正好,华亭镇乃是房俊的底盘,此刻又有房玄龄坐镇,自可将长乐公主照顾得妥帖,且能够封锁消息,待到生产之后,再行回京。

    大不了就对外宣称孩子是保养过来的……

    高阳公主神情和缓,言语温润,心中很是为自己“宽容博爱”的心胸赞叹。

    长乐公主一张脸却犹若朝霞一般灿烂,如水的眸光游移,只觉得浑身上下好似火烧一般,如坐针毡。

    嘴巴嗫嚅几下,却终究没说出花来。

    若是当真有孕,或许高阳公主的安排的确是极好的……

    姊妹两个心思各异的时候,两位太医联袂从偏房走出来,到了近前,躬身施礼,然后道:“殿下之病症,不过是寒热交替、内外煎熬所至。所幸殿下底子甚好,毋须担忧,只需按时服用几剂汤药,适当修养即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