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一十二章 还得掏钱?

第六百一十二章 还得掏钱?

    面对忽如起来的刺杀案,整个江南都乱了套。

    虽然此次刺杀案过后房俊安然无恙,并且出乎预料的没有采取直接报复,只是通过魏王李泰狠狠的敲了大家一笔,看似所受的损失足以承受。

    可大家依旧不敢疏忽大意,谁知道这等情况是否魏王李泰力压房俊而取得的局面?若非房俊真心实意不语报复,单只是依靠魏王来压制的话,说不好什么时候就会失去控制。

    房俊的棒槌脾气再没有比江南士族更为了解的了,一直以来这厮根本不讲道理,随心所欲恣意妄为,整个江南被他给折腾得苦不堪言。

    一旦某时某刻一点点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再次将这厮的怒火给挑起来,魏王李泰怕是绝对压制不住的。

    有数万水师兵卒在手,房俊完全可以在江南为所欲为。

    没人能够承受房俊震怒失去控制的后果……

    萧璟坐在上首,一众江南士族以他为尊,分列左右。

    堂中吵吵嚷嚷,萧璟放下手里的茶杯,用手指头敲了敲面前的案几,待到声音静下来,才瞅着一侧的沈纶说道:“这件事,沈家要给大伙一个交待。”

    一句话,不仅将事情定了性,而且分清了主次。

    若非因为你们沈家人胆大包天藐视法度去刺杀房俊,当前形势何至于这般被动?大家的身家性命都悬于一线,动辄便有倾覆之厄,主要的责任自然要由沈家扛起。

    沈纶面色苍白,到还算是镇静,跪坐在位置上,上身微微前倾,垂首道:“家门不幸,牵连了诸位,沈家上下倍感歉疚。只是事已至此,沈家愿意背负责任,却还需大家一起同心协力共度时艰。非是在下推卸责任,实在是若只是沈氏一家,根本担不起这个责任。”

    尽管他心里明白,沈纬断无可能自己找死去刺杀房俊,非但幕后有主事之人,此间也必然有些人家与其暗中谋划、相互协同,如今事发之后将所有责任尽皆推卸给沈家实为不公,可却也别无他法。

    这件事情太大,后果太过严重,若是江南士族为了自保从而众口一辞将吴兴沈家退出去承担房俊的怒火,那吴兴沈家必遭灭顶之灾。

    唯有大家一起联合起来,才有抵抗之余地。

    法不责众嘛……

    所以他必须将火气压制在心底,装作不会攀咬旁人的模样,如此一来反倒会使得那些人家投鼠忌器,自觉的帮助沈家。

    果不其然,他话音刚落,一旁便有人道:“说起来,这件事也仅止是沈纬一人之主张,整个沈家都算是遭受了无妄之灾。咱们江南士族虽然平素不免隔阂摩擦,但当次紧要关头,还是应当团结起来,难不成还能眼看着吴兴沈氏步上顾家、元家之后尘,阖族遭难、家庙不存?”

    有人附和道:“此言有理,否则若今日沈家蒙难,吾等作壁上观、不闻不问,他日你我再有此等遭遇,还有谁愿意出手相助?”

    众人七嘴八舌,纷纷出言附和。

    沈纶便暗暗吁了口气,庆幸自己的对策得当……

    萧璟坐在首位,蹙着眉毛,眼神从面前主人脸上一一掠过,良久之后,方才缓缓颔首:“既然大家都赞同守望相助,那么咱们便以此来拟定策略,商议一下看看究竟要如何才能够将这一次的事情彻底了解。”

    身边有一位老者道:“谈何容易?虽然如今魏王为了敛财,给了大家一个喘息之机,可房俊那厮最是豪横,万一哪天连魏王的面子也不卖了,执意要跟咱们算后账,吾等为之奈何?”

    众人不语,各个面色沉重。

    这正是他们最担心的……

    窗外冬雨淅淅沥沥,堂内众人心头却是一片焦躁。

    正在这时,院内有人匆匆而入,被门前的仆人拦阻之后疾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便被放行,撑着雨伞快步走到正堂入口,脱鞋入内。

    众人一看,正是在苏州府衙任职的萧家子弟,见其面色惶急,想来定是府衙那边传来了什么坏消息,心里纷纷提了起来。

    萧家子弟快步来到萧璟面前,先是躬身施礼,继而便大声说道:“启禀家主,刚刚苏州刺史与魏王殿下会见之后,便即返回府衙,提审沈纬,详细问及刺杀案之幕后主谋、胁从疑犯都有何人,那沈纬已然被水师严刑审讯,苏州府衙大堂之上尚未用刑,便已经一一招供,签字画押。”

    大家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有沉不住气的,已经惊慌问道:“可否有吾家在内?”

    亦有人道:“具体都有谁家?”

    也有人对他们的惊慌失措表示不屑:“哼,吾家行得正坐得直,就不信他苏州刺史还敢屈打成招,恣意诬陷不成?”

    众人乱七八糟的嚷嚷着,萧璟觉得脑仁儿疼,举起手挥了挥,这才将众人的声音压制下去,遂问道:“你可曾见了那口供笔录,到底都招认了谁家?”

    萧氏子弟道:“穆刺史并未避讳旁人,当时吾就在大堂之上,亲眼见了那口供笔录。”

    说到此处,他眼睛扫视了一圈刚刚心急火燎的众人,沉声道:“各家各姓,俱在其中。”

    “轰”的一声,大堂上沸反盈天。

    众人尽皆又惊又怒,嘴里骂骂咧咧宣泄着不满。他们当中自然有人与沈纬有所勾结,此刻面色苍白摇摇欲坠,可就算是那些无辜者,在咒骂之余亦是心惊胆跳,心怀惊惧。

    一旦这份口供笔录送去长安,谁知道李二陛下面对自己宠爱的臣子、女婿遭受刺杀的时候,会做出何等反应?

    这位陛下固然励精图治、勤于政务,登基之后处事向来公允,可却也是一位性情中人,若是被情感所迷惑做出冲动的举措,也完全有可能。

    当真如此,那么整个江南都得要面临一场浩劫,无人可以独善其身……

    便有人在萧璟身旁问道:“萧家乃是江南领袖,宋国公更是朝中柱石、国之重臣,此番穆元佐连同魏王殿下倒行逆施、恣意构陷,萧家可得为所有江南士族出头!”

    萧璟冷笑一声,耷拉着眼皮瞅都不瞅一眼,淡淡道:“这话说的,你如何证明穆元佐与魏王乃是恣意构陷?”

    那人理所当然道:“老朽不排除此间的确有人曾与沈纬过从甚密,甚至协同犯案,可大多数人绝对是无辜的,他们凭什么就能将所有江南士族统统归于同谋?”

    萧璟暗骂一声愚蠢,缓缓说道:“到底是不同犯,总归要审过才知道。既然阁下认为自己是被冤枉的,大可以现在就去苏州府衙,向穆元佐亦或是魏王讲述自己的无辜,若是穆元佐不信,大可以请他审查于你,又何必坐在这里聒噪个不休呢?”

    那人面红耳赤,不敢再说。

    自己去苏州府衙配合审查?

    那只有傻子才能做得出来!说到底大家之所以那么怕那份口供笔录,并非是因为自己当真参与此案,而是一旦这份口供笔录被无限放大,有人拿着它大做文章,挨家挨户的予以审查,必然要查出一些别的事情。

    江南士族一直盘踞江南,数代、甚至数十代巧取豪夺,方才积攒下如今庞大之家业底蕴,谁敢担保自家清清白白,绝无作奸犯科之事?

    不查就各个都是簪缨世族,一查那就是丑闻无数、土豪劣绅……

    大堂里吵嚷之声渐渐停息,大家也认识到这般聒噪根本毫无用处,便都看着萧璟已经他身边的诸位老者,盼着他们拿个主意。

    萧璟环视一周,叹息一声,道:“眼下之计,唯有先弄明白魏王殿下与苏州刺史到底意欲何为,当真是想要将这件事上报至陛下面前,亦或仅仅是想要将这份口供笔录拿在手里,以便胁迫大家呢?”

    大家一听,顿时又吵嚷起来,各个义愤填膺。

    大家都已经狠狠的割了肉、放了血,赔偿了一笔巨大的钱粮,结果那位魏王殿下居然还不满足?

    这也太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