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长乐请罪

第一百八十六章 长乐请罪

    看到晋阳公主美滋滋的上前,李二陛下顿时就后悔刚刚说了那句玩笑话。

    开玩笑,这个小闺女看着端庄贤惠,实则最是狡黠灵动,谁知道她这小脑袋里头到底藏着什么样的鬼主意?

    若是事事都答允下来,那可是要出大事情的……

    晋阳公主顿时不依,摇晃着李二陛下的手臂撒娇道:“君无戏言,您怎么能说变就变呢?这若是传出去,怕是要被群臣笑掉大牙。哼哼,魏徵伯伯活着的时候,保准捧着奏疏就到公里来父皇面前诤谏了。”

    你还别说,她一提魏徵,李二陛下顿时想象了一下,若是魏徵现在还活着……打了个激灵,连忙转移话题:“还未用过早膳吧?来来来,快坐下来陪父皇用膳,父皇可是好久没与你俩一起用膳了。”

    晋阳公主没奈何,自己的小把戏被父皇戳穿,不予配合,樱唇微微撅了一下,便拉着长乐公主做在李二陛下两侧。

    内侍宫女将早膳端来,临时加了量,几样青翠养眼的小菜,三碗白粥,两碟馒头,很是简朴。

    毫无帝王之家奢华之气……

    而长乐公主与晋阳公主对此非但毫不见怪,反而欣然举箸与李二陛下一同享用这顿在世家门阀眼中“寒酸”无比的早膳,则尽显朴实无华之本质。

    如此教养,足可令古往今来所有的皇亲贵胄汗颜……

    用罢早膳,父女三人移到花厅安坐,侍女奉上香茶,被晋阳公主摆手斥退,亲自给李二陛下斟茶。

    李二陛下结果茶杯,呷了一口,这才问道:“这一大早的,你二人又是陪父皇用膳,又是大献殷勤,说说吧,到底所为何事?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头,若是那等恣意妄为、不合礼法之事,休怪为父拒绝。”

    说着,瞪了晋阳公主一眼。

    这丫头表面上看着端庄贤淑、明媚俊秀,实则最是活泼好动,时不时的就要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比如逼着房俊带她们姊妹几个去芙蓉园赏荷,那是一个端庄矜持的公主能够干出来的事情么?

    好歹人家房俊亦是一方大员、朝中重臣,结果这兕子又是威逼又是撒娇,搞得房俊无计可施,只能应允。

    简直不成体统……

    晋阳公主吐了吐香舌,不敢多言,乖巧的坐在一边。

    李二陛下眉头一蹙,便看向长乐公主。

    原来非是兕子玩心大起想要拉着长乐来打掩护,原来是长乐有事,拉着兕子前来……

    长乐公主低眉垂眼,离席而起,敛裾施礼,道:“儿臣向父皇请罪。”

    李二陛下蹙起的眉头扬起,道:“哦?吾儿何罪之有?”

    长乐公主抿了一下嘴唇,轻声道:“昨夜长孙冲私自返回长安,前去儿臣清修之道观,意欲相见……”

    李二陛下勃然变色,怒道:“好大的胆子!真当大唐律法是摆设不成?”

    他之所以答应长孙无忌,准许长孙冲戴罪立功,更多的还是看在与长孙无忌多年情分上,当然,这其中亦有当年文德皇后对长孙冲颇多宠爱的缘故。当年那一场谋逆案,背后挂着甚多,长孙冲又非是主谋,故而李二陛下才网开一面,给予长孙冲一个重返长安的机会。

    但这绝对不能代表他可以容忍长孙冲依旧骚扰长乐公主!

    嫁入长孙家这些年,受了长孙冲这个伪君子多少气,吃了多少苦头,忍了多少委屈?简直就是皇家的耻辱!如今终于和离,摆脱了桎梏,结果那混账私自潜返长安不说,还要一而再的骚扰长乐!

    身为人父,如何能忍?

    “王德何在?”

    李二陛下喊了一声。

    门外的王德赶紧小跑进来,恭谨道:“老奴在,陛下有何吩咐?”

    李二陛下一脸怒容,道:“即刻去见李君羡,命其尽起‘百骑’,缉拿长孙冲,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王德吓了一跳,长孙冲回来了?

    连忙应道:“老奴遵旨!”

    转身欲走。

    长乐公主连忙道:“慢着!”

    喝住王德,看向李二陛下哀求道:“父皇怎地不听儿臣说完,便这般大发雷霆?”

    李二陛下怒道:“还有什么好说?那孽障谋逆在先,还敢骚扰于你,朕若是不能将其碎尸万段,枉为人父!”

    长乐公主急忙上前,拉住李二陛下的胳膊,柔声道:“父皇爱护之心,儿臣心中慰籍。只不过昨夜长孙冲前往道观之时,已然被京兆府的兵卒衙役团团围住……”

    话说一半,李二陛下愈发恼怒,暴跳如雷:“京兆府都是吃干饭的吗?既然已经围住长孙冲,如何不将其拿下,反而任由其逃走?”

    若是已将长孙冲缉拿,此等重要人犯,怕是昨夜京兆府就会叩阙觐见,既然直至此刻依旧毫无消息,自然是没能拿住长孙冲。

    既然已经团团围困,却依旧令长孙冲逃出生天,这已经不是京兆府战斗力的问题,若背后没有某些人的授意,焉能如此?

    只要想想长孙无忌可以指使京兆府的人,甚至于可以暗中私通马周,李二陛下便怒气勃发,

    当我这个皇帝不存在吗?!

    长乐公主苦笑,手上微微用力,将李二陛下摁着坐下,柔声道:“非是京兆府故意放走长孙冲,而是儿臣令他们尽数撤走……”

    便将昨夜之事,细说一遍。

    果不其然,李二陛下听完之后,非但未能怒气消减,反而越发恼火:“这房俊搞什么?他乃是兵部尚书,还以为以往身为京兆尹的时候,可以肆意调拨京兆府的兵马衙役?简直无法无天!”

    长乐公主便偷偷瞪了晋阳公主一眼;该你上场啦!

    晋阳公主眨了眨眼;收到!

    然后便在另一侧挽住李二陛下的胳膊,故作恼怒的样子,柳眉儿微蹙,不忿道:“姐夫真是过分!明知那长孙冲不是东西,一直欺负姐姐,何不当场予以击杀,却偏要听从姐姐的命令将长孙冲放走,就不怕父皇生气怪罪于他么?”

    长乐公主气得差点扑上去撕了她这张小嘴儿……

    喊你来是帮我的,你怎么能帮倒忙?

    李二陛下一听,果然怒气升腾,骂道:“房二这个混账,越权指挥京兆府兵卒也就罢了,居然私放钦犯,必须予以严惩!”

    心里想的是:这个房二果然对长乐有觊觎之心呐,眼下那厮正值上进之时,多方运作到了能否晋位军机处大臣的关键时刻,却依旧听从长乐的要求,明知后果严重却依旧听命而行,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这厮始终惦记着长乐,岂能饶恕?

    他可不想皇族再爆出什么丑闻……

    晋阳公主这时候却话锋一转,道:“不过姐姐你也不必领姐夫的这个人情,他呀,鬼精着呢,纵然你不求他,他也肯定用尽一切方法放了长孙冲。”

    李二陛下一愣。

    长乐公主更是莫名其妙,问道:“这是为何?”

    晋阳公主扳着春葱一般的手指头,分析道:“你想啊,如今姐夫声名正盛,那程务挺一直就是他的小弟,而是程务挺将长孙冲缉拿,外界定然认定是姐夫公器私用,借用京兆府来公报私仇。再者,原本姐姐与姐夫之间的绯闻便传扬得天下皆知,如今他更是趁着长孙冲前去见你的时候将其缉拿,外头定然会说什么夫什么妇,幽会私情陷害前夫,甚至于姐姐未曾和离之时便与房俊有私情这才导致长孙冲嫉恨在心,偏偏父皇还偏袒姐姐与姐夫,故而导致长孙冲悖逆谋反……可现在姐夫将其释放,尽显大度,这些话儿自然就都不存在啦!”

    长乐公主楞楞的眨眨眼,她没觉得这是晋阳公主在替房俊开脱,反而觉得若是昨夜当真缉拿了长孙冲,这些话语还当真就能谣传出来。

    李二陛下也冷静下来,捋着胡须,心想;难不成房俊当真是因为害怕谣言传出,所以才释放长孙冲,而非是心中觊觎长乐,故而事事听命,以之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