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九十六章 追杀

第九十六章 追杀

    房俊带着一群部曲家将入了城,走在街上,对卫鹰说道:“带上几个人,缀着前头那几个乞丐,看看他们的行踪,查明他们的落脚点。若是被察觉了,就统统抓起来,带去右屯卫军营。”

    “喏!”

    卫鹰对房俊自然唯命是从,也不问原因,点出几个身手敏捷有眼色的,跃下马背,摘下腰间横刀,混入街上的行人之中,向着前方不远处的几个乞丐缀了上去。

    房俊总觉得这几个乞丐不太寻常……

    ……

    “首领,我们被人给盯上了!”

    一条小巷子里,几个乞丐隐身其中,一人贴身在巷子口,探头探脑的向外窥视。

    首领摘下头上的破斗笠,揉了揉沾满泥土灰尘的脸,郁闷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不过是最寻常不过的乞丐而已,怎们就露出破绽了呢?”

    其余几人面面相觑。

    这时向外窥视的那人缩回头来,低声道:“是刚刚入城之时,在吾等身后的那群人!”

    首领想了想,对那群人有些印象,只是愈发不解:“那想来是一个贵人,身边带着家将部曲,只是这样的人为何盯上我们几个乞丐呢?”

    他瞅瞅自己,又瞅瞅几个同伴,扮相一流,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疏漏之处。

    真是奇哉怪也……

    或许是那个守门兵卒出卖了自己?

    首领不敢大意,他知道自己的身份非比寻常,一旦被抓捕逼供,那麻烦可就大了。自己倒是有信心可以挡得住严刑逼供,大不了咬破牙龈里暗藏的毒药,可是这几个手下……

    还是不要试探大刑之下这些人的忠诚度才好。

    “不能回到王府去,万一被这些盯上,怕是会给王爷带来麻烦,咱们径直向前,到崇业坊玄都观门前往西,西市目前随然在建,不过南边已然建好的几条街道早已有了不少商贩,人多混杂,看看能否将其摆脱。”

    首领谨慎行事,下了命令,带着几个同伴加快脚步,向前行去。

    卫鹰带着几个部曲绕过一条小巷,眼前便失去了那几个乞丐的踪迹,心中不由焦急,以拳击掌,懊恼道:“被察觉了!”

    身边有人问道:“怎么办?”

    卫鹰道:“二郎交待的事情,岂能办砸了?这几个乞丐行踪可疑,说是荆王府的人,此刻却明显与荆王府背道而驰。想要摆脱我们,最好的方法就是混入人多的地方,长安城里的坊市四通八达,届时咱们找都没地方找!”

    “人多的地方……莫非是西市?”

    “没错!西市目前正在建设,工匠民夫混杂其中,更有不少建好的房舍街巷,已然有商贩摆摊买卖,三教九流汇聚。”

    “咱们不跟他们兜圈子,直接抄近路去西市!”

    卫鹰当机立断,带着一众手下抄了近路,朝着西市飞跑过去。

    *****

    城外。

    城门口好似炸了锅一般,等候入城的官吏商贩尽皆伸长了脖子,看着远处守城兵卒追拿几个乞丐,一阵阵的叫好声震天响,尽皆再给守城兵卒们加油打气。

    近些年大唐国泰民安,军威更是震慑天下,已然鲜少有人敢在长安城撒野,即便是那些个平素嚣张剽悍的胡族进了长安城,也尽皆收起尾巴老老实实,哪个敢当街闹事?

    如今这兵卒追捕的场面自然惹得大家纷纷惊奇。

    那几个乞丐亡命奔逃,独孤成在后面咬着牙卯着劲儿,两脚生风紧追不舍,肺子里吸入的空气如火一般炽烫,浑身的力气都已经提升至极限,可依旧没办法追上前头那几个乞丐。

    不过独孤成却是越追就越是兴奋!

    之所以沦为乞丐,皆是生活无着不得不沿街乞讨,这些人长期食不果腹营养不良,不沾染一身疾病都算是好的,怎们可能有这种体力和敏捷程度?

    这些人明显有问题啊!

    甭管是什么人,必然是见不得光的,只要能够捉到便是大功一件,若是命好逮住几个敌国细作……

    说不定就能捞一个武骑尉的勋阶。

    那可就赚大发了!

    身后追上来的那些个兵卒们,与他相同心思,都红了眼咬着牙哪怕两脚灌铅胸膛火灼一般,亦不肯放松半分。

    区区一个守城兵卒,平素哪里能够捞得到这样的机会?

    那几个乞丐虽然跑得快,可都特么是两条腿,咬住牙,就一定追上,一场富贵就放在那里,坚持住追上去便唾手可得!

    ……

    兵卒们预见到了可能的功勋,自然紧追不舍。

    只是如此一来,可算是苦了前面亡命奔逃的那几个乞丐……

    这几个人尽皆身强力壮身手敏捷,耐力绝对在兵卒之上,只可惜他们因为打扮成乞丐,所以有一个天然的劣势——没有鞋子。

    野外之地荆棘遍布,土坷垃小石子到处都是,稍不留神一脚踩上去,脚底板就给硌得生疼,甚至划破脚底冒出血来,苦不堪言。

    一个身材高大的乞丐脚底板已经不知划破了多杀口子,每迈出一步都有鲜血流出,疼得他呲牙咧嘴。

    眼瞅着一着不慎又踩到一个小石子,疼得他脚底下一个踉跄一头栽倒在地,等他滚了两滚从地上爬起来,身后的兵卒已经追上来了……

    “跑不掉了,跟他们拼了!”

    这厮也是豪横,见到逃不脱,干脆一把扯开身上破破烂烂的“乞丐服”,从腰间抽出一柄雪亮的匕首,站起来就要跟兵卒来个你死我活。

    其余同伴不能将其丢下,只要站住身形,慢慢走回来战到一处,望着追上来的守城兵卒,剧烈的喘着气。

    “呼,呼,长孙郎君,这特娘的兵卒是疯了不成,怎地上来就打人,如今更是紧追不舍?”

    穿着一身破破烂烂打扮成乞丐模样的高句丽武士,一边呲牙咧嘴的忍受着脚底板的剧痛,一边咬着牙发出质问。

    在他看来,己方全都是精挑细选的军中猛士,无论武力还是耐力都是高句丽军中一流,怎么可能被唐军区区几个守城兵卒弄得惶惶然犹如丧家之犬一般?

    他显然低估了一个兵卒在眼瞅着即将捞到功勋之时爆发出来的进取心……

    没人回答他,因为只是这稍稍的停顿,守城兵卒已经冲了上来,数柄雪亮的横刀高高举起,狠狠劈下!

    这些乞丐显然训练有素,很是悍勇,居然迎着雪亮的横刀欺身上前,抢入中路空门,试图空手夺白刃,那个高句丽武士更是将手里的匕首狠狠前刺,猛地刺入一个守城兵卒的心脏!

    那兵卒猝不及防,一下子被刺中要害,顿时栽倒在地,鲜血喷涌。

    独孤成躲过了身前一个乞丐意欲抢夺横刀的手,手里的横刀顺势向下一划,将那乞丐的肩膀割出一道口子,鲜血涌出,正欲向前追杀,猛地见到身边的同伴已经倒在地上,那个身材高大的乞丐手里拎着明晃晃的匕首向着自己刺来,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横刀上下挥舞劈斩,堪堪将那乞丐迫退。

    危急关头,独孤成凶悍之性被激起,红着眼珠子吼道:“岳老二,赶紧回去报信,其余人随吾杀敌!”

    其余人神情一紧,握着横刀靠拢在独孤成身旁,相互支援结成阵列,缓缓向着乞丐们迫近。

    那岳老二是一个十几岁的半大小子,闻言叫道:“不行,吾要留下,给大黑哥报仇!”

    独孤成骂道:“滚你的蛋!这些人非是一般凶徒,吾等今日怕是难以幸免,你回去叫人来,将这群恶贼碎尸万段!”

    他算是看明白了,眼前这些乞丐搞不好还真就是敌国细作,身手高强穷凶极恶,现在被自己等人追上,无法脱身,搞不好就要杀尽他们灭口。

    那岳老二是年纪最小的,是家中独子,尚有老母在堂,让他回去报信,一则可能会逃得一命,再则亦能给这些乞丐一个震慑,让他们担忧追兵杀来不敢过多逗留,或许自己等人尚能够活下来。

    身边亦有人骂道:“娘咧,你小子平素就是个瓜怂,现在还是怂!赶紧给老子们滚回去!”

    那岳老二抹了一把眼泪,知道这是哥哥们给他留一条活命的路,与其一起死,还不如跑回去,若是哥哥们都死了,自己也能给他们报仇!

    当下不再犹豫,也不说话,扭头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