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唐人要驻军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唐人要驻军

    唐军水师在大海里的确所向无敌,可那在黎吾清看来多是仰仗战船之精良,难不成他们还能将战船抬上岸?只要能够狠狠斩杀唐军水师,土著的地位必然水涨船高,到那个时候,李万山这些混账还敢不敢小瞧咱们?

    他这番话说得倒是慷慨激昂,可在座诸人却神情奇怪,望向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傻子……

    你特么当真以为人家是水师,在陆地上就不行了?

    就你们这些土著猴子也敢在唐军面前叫嚣?

    真想提醒他一下,打听打听真蜡象兵是如何在唐军面前被屠戮殆尽的……

    不过提醒这种事,自然是不可能的。

    不管是李壮志还是李万山,人家土著猴子抢着要往前冲,偷着乐还来不及呢……

    李青树咳嗽一声,道:“黎豪帅勇冠三军,麾下族中子弟亦是骁勇善战,届此危难之时,若是能够独当一面重创唐军,想来安南数县之百姓必然感激涕零诚信接纳,再不会出现排斥隔阂之事。”

    说着,他瞅了李万山一眼,眼神暗示。

    你小子别犯倔,人家凭实力当炮灰,你凭什么拒绝?

    李万山瞧不起土著猴子,却不代表不愿意见到土著猴子去送死,见了李青树的神色,便说道:“唐军强悍,谁知道这些土著是否甫一对阵便溃不成军?否是那般,不但未能达到狙击唐军之目的,反而会坏了吾等大事。”

    这就明显是激将之言辞了,偏偏黎吾清这个土著当中的聪明人还就吃这一套……

    “小将军这是在蔑视我部族勇士么?只要唐军来犯,某亲率族中儿郎迎头痛击,死战不退!”

    黎吾清瞪圆了眼睛,狠狠盯着李万山放出狠话,大抵李万山若是再出言讥讽,他就要单挑一场,让这小子领略一番他所谓的“土著猴子”的厉害!

    李万山仰天打个哈哈,不以为然道:“耍嘴皮子没用,到时候面对唐军,千万别尿裤子才行!”

    李壮志头痛万分,赶紧制止李万山:“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大敌当前自当团结一致,休要内起隔阂。”

    李万山便不再言语。

    李壮志道:“现在有了黎豪帅的加入,想必亦会有其他土著豪帅心向吾等,这使得吾等实力大增,再也不惧唐军!不过唐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还是应当小心布置防线,万万不可大意。”

    其余几人深以为然。

    黎吾清虽然带着土著加入,可这些猴子当一当炮灰还行,真要是指望他们面对唐军的时候取得什么样的战果,那才是自欺欺人……

    当即,众人聚在一处,开始商讨防线的布置。

    黎吾清大字都不识几个,哪里插的上话?只能坐在一旁生闷气。

    看不起我们土著?

    那行,等着唐军前来,吾当率领族中儿郎予以重击,杀得唐军片甲不留,让你们好好感受一下土著的威武强悍……

    *****

    僧伽补罗城已然成为一片废墟。

    在城西的一片谷地里掘出一个深深的大坑,每天都有兵卒用大板车将叛乱之夜死掉的兵卒和百姓尸体运到此处,丢进深坑之中,等到日落之时便覆盖一层泥土,结束一天的工作。

    等到翌日太阳升起,这些工作又会周而复始。

    只要四天之后,连续填满三个深坑,城内的尸体才纵欲搬运一空,只是空气之中依旧残留着难闻的气味儿……

    唐军将生石灰倾洒在城内杀菌消毒,然而所有人撤离。

    此刻的僧伽补罗城处处残垣断壁病菌滋生,仅仅是清空垃圾便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还不如另起一座新城,所以只能放弃。

    这座昔日的林邑国王城,成为野狗孤狼的觅食之地……

    岘港城中,总督府。

    诸葛地看着站在堂上的几个神情谄媚的林邑人,眼角跳了跳,回首望着上座的刘仁轨。

    “总督阁下?这就是即将组建的朝廷大臣?”

    这些人全都是商贾,论起财富,大抵可以算是眼下林邑国最富有的一批人,但是说起治理国家……他们懂个屁呀!若说这些人除去商贾的身份尚有何共同之处,那就是都跟唐人来往密切……

    刘仁轨不以为意的点点头,淡淡问道:“国王陛下是担心他们不能好生治理国家?”

    诸葛地虽然不愿得罪刘仁轨,却也不得不承认。

    尽管现在林邑国的青壮折损十之七八,可毕竟方圆几百里的疆域仍在,靠着这些商贾哪里能够治理诺大一个国家?

    刘仁轨道:“这个无需陛下您操心,某早有对策。林邑国此次因为伽独叛乱一事遭受重创,作为友好邻邦,大唐自然要担负起支援林邑国重建之重任。不久之后,将会有一匹大唐官吏乘船前来林邑,协助陛下选好的大臣治理林邑国。”

    诸葛地叹了口气。

    让大唐的官吏协助这些亲近大唐的商贾治理林邑国?

    那还是林邑国么?

    唐人虽然口口声声并不吞并林邑,可是这等手段之下,是否吞并又有何区别?

    自己还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傀儡啊。

    然而还没完……

    刘仁轨继续说道:“林邑国百废待兴,重建之后岂能没有军队守卫疆土呢?所以,陛下可以修书一封向吾水师求助,届时,吾将抽调兵卒帮助林邑驻守边疆等等重要城市,一应军费开支,咱们商量一个标准出来,由林邑国负责就好。”

    诸葛地差点哭出来……

    这是连军队都不许林邑国拥有了么?

    只不过唐人这么干有点太过麻烦了吧?眼下林邑国就是砧板上的肉,随便大唐怎么切,直接派兵占据了就好,何必这般躲躲藏藏寻找无数借口?

    刘仁轨也暗自叹气,他倒是想干脆将林邑国并入大唐版图算球,可问题是朝中那些大佬不干……

    贞观四年,有司上言:“林邑国蛮,表疏不顺,请发兵讨击”。

    李二陛下表示不必大动干戈:“兵者,凶器。不得已而用之……朕今见此,岂得辄即发兵?但经历山险,士多瘴劳,苦我士兵疾疫,虽克剪此蛮,亦何所补?言语之间,何足介意?”

    说白了,心怀壮志的李二陛下看不上区区林邑国之地……

    这倒也可以理解。

    历史上林邑国数次被纳入中原王朝版图之内,可是每逢中原动荡,林邑国便屡屡反叛自立。毕竟距离中原山高地远,王朝强盛之时尚能兵锋威慑所向披靡,可是一旦王朝倾颓,便无力兼顾。

    因此在中原君臣看来,林邑之地有若鸡肋,虽然弃之可惜,却也食之无味,不要也罢……

    现在朝中大佬的意见均与李二陛下相同,全力备战高句丽就好了,林邑国烟瘴横行地远天高,随它去吧。

    哪怕房俊竭尽全力劝说,到底孤掌难鸣,就连老爹房玄龄都不支持他……

    而且因为有岘港前车之鉴,李二陛下唯恐房俊再玩一次“先斩后奏”的把戏,悍然出动水师将林邑国占领造成既定事实,所以多次警告房俊,绝对不允许占领林邑国。

    房俊没法,却又舍不得这一块丰饶之地,只得谋求他途……

    于是便有了协助林邑国“驻军”这么一个法子。

    大唐乃是天朝上国,现在藩属林邑国求到咱们头上了,总该不能无动于衷吧?

    那样做有失天朝威仪……

    诸葛地只能听着。

    形势比人强,自己这个国王都是依靠唐人的支持才坐上去的,哪里有反驳的底气?

    他只得说道:“林邑永感大唐之恩德,危难之际有大唐仗义襄助,实乃幸事。林邑人虽然贫穷,却非不知恩,若有何处能够帮助大唐,还望总督务必直言,林邑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反正被人家捏得死死的,何妨多说写好话?

    起码大家都愉快……

    刘仁轨挥挥手,道:“大唐与林邑一衣带水,仗义出手乃是必然,哪里又能挟恩图报?林邑此时苦难,吾大唐非但不能挟恩图报,还应加大力度支援,以彰显两国之深情厚谊。吾这里有一份在房侍郎指导之下拟定的援助清单,陛下且先看看,若是并无不妥之处,还请用玺颁诏,明令全国。”

    一听到这是房俊的主意,诸葛地眼皮子就一阵乱跳。

    他家伙能有什么好主意?

    软的硬的无所不用其极,岘港就是硬生生从范氏父子手里夺去的,最可恶的是鼓捣出的那个什么“治外法权”,直接将林邑人降了一等,使得唐人在林邑国成为人上人。

    那厮根本就是个活土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