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八百四十六章 肉总是会烂在锅里的

第八百四十六章 肉总是会烂在锅里的

    特洛夫一把拉住前面的探子,再一次的确认道:“你确定前面就是那伙鞑靼骑兵的营地了是吧?确定不会走错吧?”

    探子有些无可奈何的道:“十分确定,保证错不了!”

    实际上,也用不着这个探子回答了,轰隆隆响起来的爆炸声已经证明了探子并没有带错路。

    不光是特洛夫懵逼,一起来的阿尔基米尔等人也陷入了懵逼的状态——根本就没有见到他们扔出来铁疙瘩,怎么就会发生这种爆炸?哪儿来的?

    火光很快就亮了起来,影影绰绰的骑兵开始在不远处的火光下出来。

    就算是谢廖沙等人再怎么蠢,再怎么没脑子,现在这种情况也能看的出来,自己被人家给埋伏了。

    阿尔基米尔一把拉住了谢廖沙:“现在情况不明,咱们是不是应该先撤回去?”

    卡彭特道:“来不及了,咱们撤,他们肯定会追杀咱们,大晚上的咱们能占到什么便宜?

    现在倒不如直接冲进去,那种埋地里就能爆炸的东西他们能埋多少?埋多了就会影响他们追杀咱们!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拼着一点儿伤亡,冲进去,杀光他们!”

    阿尔基米尔冷笑道:“但是现在人家有了防备!咱们是计划趁他们没有防备偷袭他们,现在人家有了防备,偷袭就失去了突然性,已经没有意义,再不走就没有时间了!”

    谢廖沙还在纠结的时候,特洛夫就已经替他做出了决断,仗着自己这边带来的人手足够多,特洛夫干脆带着手底下的一个千人队往里面冲了进去。

    喊杀声随之吃起。

    战马呼啸而过,有的是因为爆炸声受惊的,有的是因为喊杀声受惊的,也有的根本没有受惊但是被裹挟着冲进去的,还有一部分则是早就准备好的大明“良家子”。

    大明对于良家子的定义很简单,有田有地没有案底在身,那就妥妥的是良家子,至于家中有钱没钱倒不重要。

    很明显,孟祥林带来的这些“良家子”们身上肯定是没有案底的——抓捕劳工这种事儿是功劳,哪怕是手上沾了外族劳工的命案也不能算是案底。

    这些“没有案底”的良家子个个都精通杀人的技术,要不然的话早就被人干掉了,也不可能活到今天。

    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五千年的史书翻开之后,就会发现没有多少时间是不打仗的。

    因为长时间的战争,各种各样的阴谋诡计就多了起来,自己坏就得防着别人坏,自己家的老祖宗喜欢玩夜袭,就得防着别人玩夜袭。

    一辈辈传承下来的经验很有用,这些杀才们也没有因为敌人是蛮子就放松了警惕,该做好的防夜袭准备还是做的足足的。

    现在就用上了。

    远远的一堆大火烧起,这些骑兵手里的火把就随之被扔到了一边,省得因为目标太大而被人放了冷箭——这些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心得,关键时刻可是能救命的!

    孟祥林一身盔甲端坐在马上,对旁边的完颜立道:“怎么样老完,我就说这些蛮子们会来夜袭吧?”

    完颜立点了点头道:“行,算你说准了一次。那你说,这些蛮子后面会怎么样儿?”

    一股狰狞之色从孟祥林的脸上一闪而逝:“要么把他们抓去卖劳工,要么干掉他们,管他们怎么样?”

    谢廖沙的肠子都快悔青了。

    哥萨克骑兵在欧洲的代名词是列忍,无论是对敌方军队还是平民,都不会在意对方的生死,然而这并不代表哥萨克骑兵不在乎自己生死。

    实际上,越是残暴的人,就越在乎自己的性命。

    刚刚随着特洛夫带着一个千人队冲了进去,一支与特洛夫站在同一条阵线上的卡彭特也跟着冲了进去,扔下谢廖沙和阿尔基米尔在后方面面相觑。

    愣愣的看了半晌之后,谢廖沙才突然叹道:“你走吧,带着你的亲兵走的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了。”

    阿尔基米尔愣道:“那你呢?”

    谢廖沙道:“当初是我跟普罗珂菲把他们带出来的,不能把他们带回去,也就只能跟他们在一起了。

    但是你不能留下,我们还有族人,你得带着他们往西去,走的越远越好,离这些鞑靼人远远的,最好跑到一个鞑靼人到不了的地方。”

    也没有再多向阿尔基米尔解释,谢廖沙就直接带着自己手下的那些哥萨克骑兵们一起冲了进去。

    如果能够多救一些人出来,那说明自己这边还有希望跟那些鞑靼人较量的希望,如果救不出人来,那就跟他们死在一起好了。

    阿尔基米尔也不是什么蠢货,在谢廖沙交待后事一般说出来那番话之后,阿尔基米尔就直接带着自己的亲兵调头换了一条路,跑了。

    事实上,根本不用谢廖沙特意交待,就眼前这种情况,只要不是个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没救了,除了等死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传说中的上帝之鞭依旧是上帝之鞭,传说中无敌的金帐汗国虽然已经不见了踪影,可是这些鞑靼人似乎又再一次恢复了当初的实力。

    当初,就是被金帐汗国逼的没办法了,后来才诞生的哥萨克啊……

    跑吧,从鞑靼人的手底下逃命并不丢人,恰恰相反的是,能够成功的在鞑靼人手中逃出性命,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够让自己吹嘘后半辈子了。

    望着远去的阿尔基米尔等人,完颜立忍不住开口道:“就让他们这么跑了?”

    连亲兵都派出去的孟祥林呵呵冷笑一声后才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现在冲进来的蛮子太多了,比咱们预计的要多一些,虽然也差不多,但是再多他们那些人的话就不太好说了。

    所以还是让他们跑吧,不过是早一天还是晚一天抓到他们的问题。眼下还是先把这些冲进来的蛮子们解决掉。”

    完颜立点了点头,随即便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抄起一个哨子嘟嘟嘟的吹了起来。

    尖锐而又长短不一的哨音在喊杀声中渐渐传了出去,既然在战场上面引起了一阵喝呼声,那些杀才们也开始慢慢移动了起来。

    特洛夫突然觉得前面压力一空,等回过神来之后才发现所有的鞑靼骑兵都远远的退开,绕着自己这些人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包围圈,而中间还有几队鞑靼人手持火枪的步兵在列队。

    原本已经绝望的特洛夫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希望。

    骑兵没办法,自己这边实在是不占优势,但是步兵呢?一旦骑兵把速度提起来,步兵除了面对屠杀之外还有什么好办法?

    看起来,还是双方人数上面的巨大差距,让这些鞑靼人感觉到了压力,不得不将骑兵撤下去,换步兵上前面来顶着。

    至于火枪这种东西,虽然杀伤力不小,但是射击速度慢,装填还麻烦的要死,除非是三段击甚至四段击,否则这玩意还不如弓箭来的杀伤力大。

    再者说了,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他们想要玩三段击,只怕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给他们准备了!

    狞笑一声,和谢廖沙还有卡彭特互相对视一眼之后,特洛夫便带着人向着那些步兵冲了过去。

    也确实如同特洛夫所预料的那样儿,孟祥林带来的这些良家子们确实是采用了三段击,但是跟传统意义上的三段击不同,第一排干脆趴在地上就没起来过,第二排一直采取跪姿也没有变过,第三把一直采取立姿也一直没有变过。

    根本就不存在特洛夫想象中的装填太慢一类的问题,火枪声从响起来的那一刹那几乎就没有停下来。

    三百个大明步兵对接近三千人的哥萨克骑兵进行了打击,而且结果很感人。

    当枪声响起的第一时间,第一排的骑兵就发现对战马失去了控制,继而被战马给颠到了空中,有些幸运儿在刚要落地的时候还被火枪子弹给击中了。

    之所以说被火枪给击中的是幸运儿,是因为他们跟那些没有被火枪击中的倒霉蛋们比起来,实在是太幸运了——没有被火枪击中的大部分都被后面跟上来的战马给踏死了。

    两三排的骑兵倒地之后,后面的哥萨克骑兵就失去了将战马速度提升起来的机会,前面死伤惨重的战马和战友堵住了去路,让整条道路变得无比难走,连平地都比不上。

    至于后撤,所有人心里都没有后撤的想法。

    两个人左右的骑兵想要后撤,基本上等于把后背交给了对面的鞑靼人火枪手,除了死之外还是个死,根本就不会有第二种可能的出现。

    特洛夫挂掉了,被堵在后面前进不了的谢廖沙和卡彭特突然就失去了一起战死的勇气。

    特洛夫既没能实现当初计划中的夜袭,也没能给孟祥林手下的杀才们带来什么伤亡,反而死在了一颗不起眼的子弹之下,死的无声无息。

    自己两个人就算是想要带着这些哥萨克骑兵们继续冲下去,结果除了死掉之外还会有第二种可能吗?很明显,根本就不存在第二种可能。

    投降的话就在两个的喉咙眼打转,可是谁也不想先说出来,气氛一时间就这么僵住了。

    如果是在平时的话,气氛僵住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现在是在战场上面,每一分第一秒都有往日的同伴死在鞑靼人的枪下。

    谢廖沙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叹了口气道:“宣布我的命令,放下武器,下马投降!”

    卡彭特很快就将谢廖沙的命令传了出去,剩下的哥萨克骑兵们也很好的执行了谢廖沙的命令,翻身下面之后,很快就将武器举过头顶,示意已经放弃了抵抗,准备投降。

    完颜立撇了撇嘴道:“还以为多硬气呢,现在就撑不住了?”

    孟祥林叹了口气道:“我记得在讲武堂学习的时候,教官曾经讲过历史上的一些案例,很有意思。

    历史上很多军队的伤亡一旦超过百分之十,基本上都会败阵,而当伤亡超过百分之二十以上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溃败。

    事实上,就连我大明的卫所也是如此。

    唯一一次伤亡惨重,伤亡率超过百分之四十的,还是当初陛下北征林丹汗时跟林丹汗在正面战场上打了一场遭遇战。

    但是那场遭遇战并没有任何的参考价值,因为陛下就在那里,而且带头冲阵,这对于士气的提升作用是无可估量的。

    事实上,就连讲武堂的教官们也说过,如果换成其他将领来指挥,那一场遭遇战的后果很可能是一场大溃败。

    包括后来的有陛下亲自参与的大战,比如勒石草原那一战,也是同样的原因,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至于其他的战争,因为根本就没有承受过这么大的伤亡,所以根本就没办法判断我大明卫所的承受极限在哪里。

    从这一点上来说,也只能说是天佑大明,否则换成其他将领,大明的精锐可能就会折进去,从而大伤元气。

    眼前这些蛮子们现在伤亡率已经不仅仅是百分之十了,冲进来的两千多人死掉了四五百人,他们还能撑得住?

    尤其是现在,他们的指挥官已经下令投降了,只怕是赵括复生,也没办法再带着他们冲阵了。”

    完颜立点头道:“我更希望大明永远不要知道这个底限在哪里!”

    孟祥林同样点了点头:“虽然我也很好奇,但是我同样不希望知道这个底限。或者说,永远不要有这样一个试探这个底限的机会,最好以后都不要有。”

    完颜立拍了拍孟祥林的肩膀道:“应该不会再有啦,咱们把蛮子们抓光,军府再把蛮子们杀光,咱们的子孙后代就永远不用面对这个问题啦。”

    孟祥林突然自嘲的一笑道:“没有了敌人,难道自己人就不能成为敌人了么?战争这种东西什么时候都不会消失,只是看敌人是谁而已。”

    完颜立愣了愣,半晌后才突然笑道:“陛下不是说过么,肉总是烂在了锅里,哪怕有一天自己人打自己人,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儿了,总比咱们要强。”

    战场上这时候已经静了下来,完颜立也不再劝孟祥林,只是又拿起哨子吹了起来。

    ps:推书,《掌门好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