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八百三十二章 项庄舞剑,意在唐王?

第八百三十二章 项庄舞剑,意在唐王?

    “欧罗巴的蛮子们自然不足为虑,”崇祯皇帝先是肯定了朱聿键的说法,接着才道:“只是推恩令下,少不得有许多藩王要在背地里说朕刻薄寡恩。”

    朱聿键心中暗骂一声卧槽,接着便是慌忙俯身拜道:“启奏陛下,臣等虽远在新明岛,亦心怀大明,感念陛下天恩,万万不敢有这等悖逆之想,望陛下明察!”

    崇祯皇帝笑眯眯的虚扶了一把朱聿键,又接着道:“王叔祖的忠心,朕是知道的,方才所说也不过是有感而发,与王叔祖无关。”

    等朱聿键再次落座之后,崇祯皇帝才道:“欧罗巴那么大的地方,不好好的琢磨一下,实在是可惜了,只怕太祖高皇帝在天有灵,也会认为我等无能罢。”

    朱聿键这下子更懵逼了。

    本王进宫,好像不是跟您老人家讨论欧罗巴的事儿吧?好像是为了铁路的事情来着?现在怎么又扯到太祖高皇帝身上去了?

    沉吟了半晌,朱聿键才开口道:“那陛下的意思是?”

    崇祯皇帝笑眯眯的道:“王叔祖可还记得当年的西班牙佛朗机人?”

    朱聿键虽然没跟那些西班牙的蛮子们打过交道,但是对于南海舰队跟西班牙人互怼了一波的事情还是知道的。

    甚至于西班牙人现在还跟新明岛那边有些生意上的往来。

    新明岛实在是太大了,上面的物产也足够丰富,除了大量的物资被运往大明之外,还有一部分是通过荷兰人的东印度公司和西班牙人卖往了欧洲。

    这也是为什么新明岛上的藩王们富到流油的原因。

    点了点头之后,朱聿键道:“臣自然是记得那些西班牙的蛮夷,好像当初在新明岛上还清剿过一些英格兰的蛮子?又或者是西班牙的蛮子?微臣也记不太清楚了。”

    崇祯皇帝极为肯定的道:“肯定是西班牙的蛮子!那些蛮子除了在吕宋犯下滔天大罪,更是在新明岛上伤害我殷商遗民,实在是罪不可恕!”

    朱聿键秒懂——要不然怎么人家就是皇帝呢,要不然人家怎么就能中兴大明呢,这不要脸的劲头别说是自己了,就是新明岛上的那些藩王们都捆一起也不够看的!

    “新明岛现在也有一支舰队,通过苏伊士运河前往西班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崇祯皇帝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扭曲起来:“吊民伐罪!”

    “朕会让南北工业集团额外赶制一批军火支援新明岛,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各自调拨一支分舰队进入新明岛舰队的作战序列。

    除新明岛本身的将士们之外,朕会让五军都督府额外再调拨六个整编战备卫进入新明岛陆军的作战序列。拿下西班牙之后分给原本的新明岛一众藩王。”

    说的那么好听,不还是让新明岛出钱出人去打仗抢地盘……

    朱聿键自认为不傻,这里面的弯弯绕只要稍微一想就能想明白,然后朱聿键就躬身道:“臣,代新明岛众位藩王,谢陛下天恩!”

    没有人能逃得过王境泽导师的真香定律,朱聿键也不例外,哪怕明知道崇祯皇帝是想逼着这些藩王们出钱出力流血又流汗,最终还是美滋滋的应承下来。

    不应承下来没办法啊,国内的军队掌握在太尉手里,政权掌握在丞相手里,自己这些藩王名义上主宰着整个藩国,实际上不过是从小猪圈换到了一个更远更大的猪圈而已,一旦惹得崇祯皇帝不高兴,自己这些藩王随时都有可能凉凉。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当年没能跟莫卧儿的蛮子们互怼一波,朱聿键和朱存枢还有朱倬紘的心里都有些遗憾。

    毕竟当初做了辣么多的准备,就等着出海之后干死莫卧儿,然后大家排排坐分地盘,结果一场妖风将自己这些人都给弄去了新明岛……

    现在有这个机会去硬刚一下西班牙的蛮子们,倒也算是不错了。

    应承下来之后,朱聿键又想起了自己跑来宫里求见崇祯皇帝的目的:“陛下,臣还有一事,想向陛下求个恩典?”

    又一次坑了藩王,心情大好的崇祯皇帝当即就笑眯眯的道:“咱们可都是一家人,王叔祖有什么事情尽管说,何来求不求的?”

    本王不想跟你是一家人!

    心中暗骂一声后,朱聿键才道:“微臣想要将铁路引入新明岛。现在岛上原有的蒸汽机火车都是用于货物运输,而不是用于载客。

    现在运货倒是方便了,然而百姓们出行还是靠步行或者是马车、牛车之类的交通工具,远不如火车方便。

    倘若火车可以在新明岛上铺开,百姓们也可以向更多的地方去扩散开来,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儿,大部分都聚集在新明岛的东南一带。”

    这下子轮到崇祯皇帝懵逼了——大明现在的铁路修建都是在各个州府之间,也就是在大量百姓聚居的地方才会修建车站。

    按照朱聿键的意思,这明显是打算先把火车站给修好,然后带动着百姓再向火车站附近迁移?

    玩后世新城开发的那一套吗?

    想了想,崇祯皇帝还是拒绝了朱聿键的请求:“王叔祖有所不知,这事儿还真不是现在能答应的。”

    见朱聿键满脸失望之色,崇祯皇帝便安抚道:“火车的方便性,朕自然也是知道的,事实上,内阁和铁道部之前就已经针对新明岛铁路做过修建的计划。”

    朱聿键这下子更好奇了。

    说内阁和铁道部会替新明岛着想,要在新明岛上大修铁路,朱聿键相信,毕竟新明岛也是大明的地盘,那里的百姓全部都是大明的百姓。

    可是既然已经做过了规划,那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风声传出来,更是迟迟没有动工呢?

    崇祯皇帝道:“实际上,现在铁道部正在计划着针对铁路进行升级换代,原有的铁轨没办法承受现在刚刚弄出来的火车车头还有车厢,路基很容易就会出现问题。

    朕相信王叔祖肯定也能明白,这种数十万公里的铁轨说拆就拆,影响绝不是一星半点儿的,时间上就更是问题了。

    所以直到现在,铁道部跟工部还有户部都还在扯皮,三家没有纠扯明白之前,新明岛的铁路修建就没办法提上日程。毕竟铁路好修,可是以后的升级换代怎么办?”

    叹了一口气之后,崇祯皇帝干脆道:“罢了,朕说这么多,倒不如王叔祖看看明天的大朝会吧,估计到时候又是一场争论。”

    第二天的大朝会确实如崇祯皇帝所说,又是一场争论。

    吴甘来静静的站在那里,任凭洪承畴再怎么舌绽莲花的劝说,最后都是两个字:“没钱!”

    面对油盐不进的吴甘来,本来脾气就不怎么好的洪承畴也怒了:“吴老抠!我铁道部说申请重修铁路的条子被你给否了也就算了,可是明年增加五成预算的事情你还否掉,你是不是欺我铁道部无人!?”

    吴甘来呵呵冷笑一声后才道:“申请重修铁路?你洪部堂一张口就是百万万贯的重修预算,你怎么不把国库搬你铁道部去?

    还有,你明年增加五成的预算,其他人要不要增加?五成预算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足足十万万贯的预算,你让国库喝西北风?

    再说了,你当我不知道你洪部堂?今年批了你的预算,你明年不增加就算好的,更别说降了!”

    洪承畴嘿了一声道:“要修建铁路,又不是修你吴老抠家门口的那一条小胡同,花费的银两能一样?

    洪某不怕明摆着告诉你,这次的预算已对是尽量压缩过后的,这要是再把人工成本算进去,你百万万两的预算也不够!”

    吴甘来呵呵冷笑一声后,牙缝里最终还是迸出来两个字:“没钱!”

    见洪承畴已经气急败坏,眼看着就要动手了,吴甘来才冷哼道:“你今年要重修,你如何保证明年就一定不会重修?

    就以两京铁路为例子,这修好了才几年?有十年没有?剩下的地方还有多少没修完的铁路,你这一张嘴就是要重修?”

    洪承畴怒道:“咱做人不能太不讲理!以前的火车什么速度?皇家学院新搞出来的是什么速度?以前从京城到南京得五天,现在只需要三天!”

    吴甘来点了点头道:“没错啊,再过几年是不是还得再出来只要一天,甚至朝发夕至的火车?到最后是不是还得出现只需要两个时辰就能到的?

    按照你们铁道部的搞法,每次一提速就重修,依老夫看来,这大明的国库也不用干别的了,全拿来给你修铁路算了!”

    张之极嘿嘿讪笑一声,最终还是站了出来:“吴部堂不要这么说嘛,铁道部修建铁路的好处还是很多的,这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好事儿不是?”

    吴甘来斜了张之极一眼,冷笑道:“你少蹦出来充好人!功在当代是没错,可是一招不慎,这就是罪在当代了!这都是国库的银子!”

    朱聿键有些回过味儿来了,心中不禁大骂彼其娘之!

    这他娘的,户部尚书当朝哭穷,自己这个藩王还想着在新明岛搞铁路,这不是说本王不懂事儿么?

    还有铁道部的部堂,跟管着钱袋子的户部当堂撕逼,说是想要弄钱重修铁路,只怕是项庄舞剑,意在本王啊!

    瞅瞅这两个混账东西,那小刀子挥舞的多带劲,就差直接说一句唐王打钱了!

    本王没钱!

    低头瞄了一眼高居龙椅上看戏的崇祯皇帝,朱聿键干脆低下头装傻。

    这事儿就不带这样儿的,这位爷想要怼西班牙,新明岛得出钱出人,这位爷现在又想要搞铁路,不能再让新明岛的人出钱吧?

    就算是自己愿意出,其他的藩王还不定怎么恨上自己呢——之前都是在大明,自己也不怕那些渣渣们恨上自己,可是现在大明同样都在新明岛,总得考虑考虑了……

    崇祯皇帝眼看朱聿键低着头装傻,干脆向卢象升使了个眼色。

    卢象升出班道:“启奏陛下,臣以为铁路之事确实如英国公所言,实乃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好事。

    远了不说,光是这民间财货交通,有铁路之后较之没有铁路之前已经上升了十余倍,如果火车的速度能再快一些,民间财货的流通必然也会跟着加快。”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开口道:“火车的好处是明摆着的,所以修铁路肯定要修,该升级换代的还是升级换代。”

    卢象升应是之后,又接着道:“只是吴部堂所言也极为有理,无论是北征沙俄还是向英格兰那边移民,还有欧洲的战局方面,都需要国库来支撑,倘若现在就开始大量的重修铁路,对于国库来说也确实是负担太重。”

    崇祯皇帝笑眯眯的道:“内阁有什么看法?”

    卢象升躬身道:“启奏陛下,臣以为可以先行试点,一如当初的天津卫。

    铁路原本修的着可以先暂停下,尤其是某些地区根本就不需要太快的速度和运力,就可以先往后缓一缓。

    而像两京之间,还有登基、天津到京城,泉州、广东到南京,这些动力需求比较大的地方可以先行开始换代。

    如果效果明显的话,就再向全国推开,如果不够明显,就继续原本的铁路修建,这样儿可以将成本降到最低。”

    洪承畴也立即跳了出来:“启奏陛下,微臣曾命人做过一个实验,将京城到天津卫之间的运力以最快模式运行,效果是极为明显的,无论是人口流动速度还是财货流通的速度,都较之前提高了一倍不止。

    如果使用最新式的铁路模式来运行,估计这个幅度还可以再提高一些。

    卢阁老所言不失为一个好的解决方案,现在先把两京之间、天津和登莱到京城、泉州、广东到南京的铁路升级,然后看效果再升级其他地区的铁路。”

    崇祯皇帝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朱聿键:“王叔祖以为如何?”

    ……

    ps:今天献祭《汉冠》